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分析与思考
作者:尚素丽 张卫红 张维 发布于:2020-10-28 15:53:05.0 浏览次数:40

近年来,性侵未成年犯罪行为时有发生,且有增长势头,此类案件不仅对未成年被害人身心健康造成严重损害,也影响了社会的和谐稳定。笔者对S县检察2015年至2019年办理的刑事案件中性侵未成年人犯罪进行了调研分析,查找了存在问题的原因并提出预防对策,以期从源头上遏制此类犯罪,加强未成年人保护,保障未成年人成长安全。

近年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基本情况

2015年至2019年,河南省S县检察院办理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有62件67人,其中2015年5件6人,2016年8件9人,2017年11件11人,2018年10件11人,2019年28件30人,呈逐年上升趋势(案件的增多,既反映出性侵未成年人现象仍然严重,也反映出未成年人、家长不再羞于报案,法治意识在不断增强)。在涉及罪名方面,强奸案件有45件,占总数的72.6%;猥亵儿童案件有17件,占总数的27.4%。

该类案件具有以下特点:

一、年龄分布方面

1、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年龄结构来分析,青壮年较多。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主体67人中,未成年人(18周岁)以下12 人,占17.9% ;18岁至30岁29人,占43.3%;30岁至60岁18人,占26.9% ;60岁至80岁以上7人,占比10.4%,80岁以上1人,占比1.5%。

2、被害人低龄化趋势严重,留守儿童被侵害问题尤为突出。未成年被害人共有79人(含1名5岁男童),被害人14至18周岁的24人,占性侵案件的30.4%。14岁(含14岁)以下儿童有55人,占性侵案件的69.6%,其中10岁(含10岁)以下28人,最小的年龄仅2岁。

二、发案地域方面

1、强奸案件在KTV、酒吧等娱乐场所频频发案,小型宾馆成为发案的主要场地。未成年人出入酒吧、KTV等娱乐场所现象普遍存在,多起案件的发生地点在县城宾馆、KTV房间。近五年提起公诉的45起强奸案件中有16起发生在县城宾馆、酒店内,占比35.6%,有7起是被害人在酒吧或KTV与被告人一起饮酒后被被告人带至宾馆或在KTV包间内实施侵害行为。

2、农村低龄留守儿童容易成为被侵害对象。犯罪主体多数选择在自己家中、被害人家中等相对封闭、隐蔽的地点实施性侵行为。案发时,被害人均处于无监护人监护的状态。发生在农村的性侵案件有24人,占比35.8%,被害人均为留守儿童,其中有11起是被告人利用被害人年幼无知,无人看管之际,在被害人家中实施侵害。

3、校园性侵害时有发生。有3起案件是教师利用自己身份对被害人实施侵犯,其中1起是考试时在教室内对3名未满14周岁儿童实施猥亵,有2起是利用补课在图书室、办公室对未满14周岁儿童实施侵犯,1起是犯罪嫌疑人窜至初中女生宿舍对被害人实施猥亵。

三、双方关系方面

1、以强迫卖淫为目的实施性侵。以强迫卖淫为目的的强奸案件7件10人,占比14.9%,且被害人年龄均为16周岁以下,作案主体通常采取暴力、拍裸照上传网络、轮奸等多种方式胁迫被害人,以达到让被害人同意卖淫为其挣取钱财的目的。如聂某某、闫某某强奸、介绍卖淫等案件中,被告人闫某某明知被害人林某某可能未满十四周岁,仍然在宾馆内强行对被害人林某某实施性侵行为,之后聂某某、闫某某介绍被害人林某某在宾馆内从事卖淫活动。马某某强奸案件中,为了达到让李某某卖淫的目的,马某某伙同张某某将被害人李某某带至县城宾馆内,对李某某进行殴打、拍裸照,并先后强行对被害人实施性侵行为。

2、通过网络交友约出被害人后实施性侵。近几年网络交友软件不断翻新,对未成年人具有很大诱惑力,被告人往往利用未成年女性社会阅历少,缺乏辨别能力,性防范意识差等特点,与未成年女性聊天,见面后违背未成年女性意愿,不顾其反抗强行对被害人实施性侵行为。统计数据中,因网恋引发的性侵案件15件16人,占比23.9%,有些被害人在被侵害多次后仍然不知道作案主体的真实身份。

3、利用熟人关系作案。统计数据中,熟人作案为33人,比例达49.2%,大多系邻里关系、师生关系,或者有共同的朋友关系,犯罪主体利用熟人关系接近未成年人,通过威胁、诱惑、欺骗等手段实施犯罪。因为熟人关系,未成年人基本不设防,极容易接近,案发后又因被威胁或被利益欺哄不敢、不愿报案,这类犯罪作案时间长,侦破难度大。如孟某某涉嫌强奸、猥亵儿童案,孟某某与被害人系邻居,论辈分被害人称呼孟某某为爷爷,在2015年至2016年孟某某利用被害人年幼无知,两家邻居的便利关系,采取给零花钱哄骗被害人,多次对11岁的被害人实施性侵害行为。

性侵未成年案件发生的原因

从办案实践看,导致当前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发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性教育缺失,被害人防范意识薄弱

受传统保守性观念的影响,目前基层农村的儿童性教育几乎为零。学校和家庭的性教育跟不上青少年身心发展的进程,使得部分未成年人不能意识到犯罪分子在侵犯自己的权益,遭遇侵害时不能进行自我保护,或过早地尝试“禁果”,不知道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部分案件系未成年女性主动同被告人共处于相对封闭空间,或者深夜与被告人在酒吧喝酒等等,不知不觉使自己陷入危险境地,最终遭受性侵害。如梁某某强奸案,被告人梁某某带被害人刘某某吃饭、唱歌至次日凌晨两点左右,带着被害人到酒店开房间入住,被害人与被告人在同一个房间休息,在休息期间被告人梁某某强行对被害人实施了侵害行为。

二、网络环境复杂,未成年人缺乏辨识能力

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屡禁不绝。在浏览网页时网页自动跳出的淫秽色情信息和价值观扭曲的信息,对青少年的诱惑很大,因青少年心智发育尚不成熟,辨识能力差,模仿能力又强,很容易受这些不良信息的影响产生性幻想,一些自制力差、意志薄弱的青少年禁不住诱惑,铤而走险,实施了性侵犯行为,或把恶魔之手伸向更为弱小的未成年人。有些网络交友软件为不法分子提供了便利,未成年人因网络交友不慎落入犯罪分子织好的陷阱中受到侵害。

三、家庭防护缺位,监护不力疏于防范

打工潮、离婚潮问题的出现,使一些家庭在孩子教育和防护上缺位,这些家庭的子女缺乏基本的安全、健康教育和保护,导致孩子成为犯罪分子的侵害对象。通过办案发现,性侵10岁以下儿童案件,基本都存在家长监护不力问题。特别是留守儿童家庭,这些儿童父母不在身边,由祖父母、外祖父母隔代抚养,对孩子疏于管教,几乎不存在性教育,甚至把性侵害当做一种“游戏”,在被害人遭受侵害后,老年人出于封建保守思想、对儿女的愧疚等各种心理,往往选择私了,造成关键证据灭失,使犯罪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四、娱乐服务行业监管不力滋生犯罪

KTV、酒吧、宾馆等场所违法接待未成年人的问题比较突出,对于处于危险状态的未成年人不能及时发现和干预。一些足疗店、宾馆、酒店、KTV在灰色地带提供性交易,使得一些未成年人在KTV里服务,一些不法分子在灰色市场里很容易把目标瞄准未成年少女,强迫、组织卖淫不成时就会殴打、强奸未成年人。

预防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社会治理建议

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不仅要严厉打击性侵犯罪,也要重视建立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机制,预防犯罪发生。这种保护需要家长、学校、社会等多方力量共同协作。  

一、扎实推进法治宣传教育,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肩负未成年人保护的机构和公检法等司法机关,要把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坚持家长学校与义务教育并进,持之以恒开展送法进校园、进社区、进农村、进家庭等活动,实现学校法治副校长全覆盖,并依托妇联、团委、社会公益组织探索开展家庭监护教育,做好学校、家庭、社会三位一体的宣传教育工作,不断提高家长和未成年人的法治意识、安全防范性侵害意识,共同为未成年人免受侵害构建起坚实的防线。

二、强化家庭教育和监护,创造良好的家庭环境

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应加强对性知识和性侵害防范知识的学习,掌握预防性侵常识。并给与未成年子女足够的关爱,关注他们的需求、上网和交友情况,及时发现他们的异常,对孩子开展与其生理和心理发展水平相适应的性教育和性侵害防范教育,切实负起监护看护职责。在发现孩子受到侵害后,要注意保留证据,抛开一些不必要的顾虑,及时报案。建议下一步出台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家庭开展强制亲职教育的实施办法,有针对性的对存在问题的家庭进行教育,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家庭环境。

三、强化校园防范管理,打造安全的学校环境

教育部门要把未成年人性知识和性侵害的防范教育纳入中小学、幼儿园的必修课程,把性教育和性侵犯防范教育落实到学生日常教育中,纳入到对学校的考核范围,使其成为一种常态化教育。加强对教职工的师德教育,进一步完善教师准入制度,强化对拟招录人员品行的前置考察,落实准入查询性侵违法犯罪信息制度。同时加强学校的日常管理,对校园安全隐患定期排查,及时消除安全隐患,规范学生宿舍管理,加强人防、物防和技防建设,完善重点时段和关键部位的安全监管。

四、强化娱乐服务场所和网络社会治理,构建纯净的社会环境

要加大对涉黄场所的排查,打破性交易灰色市场,以使未成年人免受其害。加强对娱乐场所的监管,有关主管部门应当联合对酒吧、酒店等公共娱乐场所加强监管,加强身份排查,建立完善酒店行业未成年人入住管理制度。对未成年人入住酒店、宾馆应尽到注意义务。凡是用未成年人身份证单独入住的,要求向监护人核实入住或者向监护人报告入住情况。凡是成年人带未成年人入住的,要严格落实登记管理制度,明确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身份关系,发现异常情况的,要及时报告公安机关。严禁未成年人出入娱乐场所、在娱乐场所提供服务,下大力气整治娱乐场所、网吧等接待未成年人问题,避免遭受侵害。网监部门应加强对网络的监管,净化未成年人的网络环境,要切实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消除严重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不良信息。

五、探索建立专门协作机构,建立健全安全防护体系

随着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事件不断被披露,司法机关、教育部门和社会组织对此采取了相关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因各自职能不同且精力有限,缺乏系统的思考和安排,没有统一的协调机制,往往造成重复工作和资源浪费,无法真正有效遏制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如何真正实现齐抓共管,有必要建立一个专门协作机构,及时召开联席会议、会签相关文件,明确各成员单位的职能职责,统筹调配各成员单位力量,建立健全相关协作机制。统筹建立司法机关“一站式”询问办案中心,实现对未成年被害人“全面一次询问”,开辟线上未成年人司法救助快捷平台,积极调动团委、妇联、公益团体等社会救助资源,建立未成年被害人心理健康教育社会帮扶救助机制。积极完善性侵害违法犯罪线索发现机制,根据最高检与国家监察委员会、教育部、公安部等九部门会签下发的《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制定符合本地实际的实施细则,进一步做精做深强制报告制度,集聚更多社会力量,扩大报告主体,拓宽报告渠道,优化报告程序,为未成年人提供长效机制保障。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