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耍“欲擒故纵”把戏的贪腐兄弟
作者:任捷 发布于:2020-07-29 22:14:30.0 浏览次数:176

先抑后扬  恩威并施

2000年,33岁的杜旭辉进入长沙市雨花经济开发区区委办公室。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他很快被组织上任命为正科级干部。2003年初,杜旭辉出任雨花区洞井镇党委书记。

2004年下半年,雨花区为推动城市化建设,决定在洞井镇搞一个大型安居项目。消息传出后,各路开发商纷纷托人情、找关系,争抢这个大项目。

晨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时强,为参与经济适用房项目多次想找杜旭辉面谈,均吃了闭门羹。他听人说起杜旭辉很在意其弟弟,遂设下饭局宴请杜旭杰,并送给他名烟名酒。时强说,只需请杜旭杰安排与杜旭辉见面,一旦拿下项目另有重金酬谢。杜旭杰当即大包大揽地说:“没事,我哥肯定会给面子。”

2004年9月上旬,杜旭杰把时强带到哥哥面前。杜旭辉不冷不热地接待了他们。他看了看时强递上的资料,微微颔首说:“公司的资质和实力还说得过去。”时强觉得这事有门儿了,不由心喜,说他看中了鄱阳的一块300亩的土地,可以为经济适用房建设出力。杜旭辉立刻正襟危坐,打起官腔:“争夺这个项目的有五六个公司,选哪家要通过集体讨论。”时强说:“杜书记是一把手,最终还得您定夺。”他晃了晃两个指头:“我是知恩图报的人,事成后给您提两个点。”杜旭辉愤然作色:“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出去!”随后将时强带来的礼物扔出门外。

杜旭杰送了时强一段路,安慰他说:“你放心,我会做工作的。”折返后,他怪哥哥不给自己面子。杜旭辉指出,按照项目的初步预算,两个点的提成有几百万元,对方不是知根知底的人,不能轻易冒险。杜旭杰抱怨说:“人无横财不富,我靠上班能挣几个钱啊!”杜旭辉用手指戳了戳弟弟的脑袋:“你怎么一点规矩也不懂?我这是先给他一个下马威,以后真给了他项目,他就不敢不兑现回报了。”杜旭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哥哥玩了一招欲擒故纵。

一个月后,时强从杜旭杰口中得到消息,洞井镇要与晨天公司正式洽谈项目。杜旭杰说:“要不是我跟哥哥软磨硬泡,你的公司不可能有机会。”时强信誓旦旦地保证:“饮水思源,好处绝对少不了你们兄弟!”

经过数轮洽谈,晨天公司在鄱阳小区获得了开发经济适用房项目的资格,杜旭辉开始与时强正面接触,时强处处小心、步步谨慎。20051月,杜旭辉在时强的办公室看规划草图,公司秘书为杜旭辉添加茶水,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把图纸弄湿了,水还洒到杜旭辉的身上。时强见状,朝秘书吼道:“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杜旭辉摆摆手温和地说:“时总,不要这么大火气嘛!”时强感到意外,觉得杜书记与初见时判若两人。

明修栈道  暗度陈仓

从项目的选址、供地、规划调整到拆迁,杜旭辉几乎一直在跟进。20053月,拆迁工作队刚刚进场,就遇到了难啃的骨头。业主称必须直接与拆迁负责人对话。杜旭辉闻讯赶来,与业主周旋到深夜,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对方说通了,当场签下搬迁协议。时强对杜书记既佩服又感激,表示要先兑现部分提成。杜旭辉顾左右而言他,说“弟弟现在还没有工作呢”。时强心领神会,通知杜旭杰第二天来上班。

杜旭杰不解地问哥哥:“时总到底什么意思啊,难道开一份工资就把我打发了?”杜旭辉笑了笑说:“名不正言不顺,你去上班就是了。”

一个星期后,经杜旭辉授意,杜旭杰与时强签订了协议。双方约定,杜旭杰在晨天公司挂一个副总经理的职务,帮忙搞鄱阳小区项目的拆迁工作,每月固定工资1万元。另外,时强将以劳务报酬形式支付500万元(含税费),由杜旭杰收取。杜旭杰又一次对哥哥的欲擒故纵之法佩服得五体投地——挂个工作职务再拿钱,可以规避风险。

杜旭杰挂了副总的虚名不久,时强又收到一份大礼。在杜旭辉的支持和协调下,晨天公司额外获得调规用地290多亩,这样,该公司总共获得600亩土地,专门用来开发鄱阳小区经适房项目。时强激动地向杜旭辉和杜旭杰表示,500万元在鄱阳小区项目拆迁结束时即刻支付。

2006年春节期间,杜旭辉、杜旭杰商定,时强的500万元到位后,300万元归杜旭辉所有,200万元归杜旭杰所有。但是一年后,拆迁工作基本完成时,晨天公司的现金流出了问题,时强再三向杜旭杰打招呼,要求“缓缓”,杜旭杰大骂时强过河拆桥,杜旭辉却说:“他有资产在那里,不着急。”

时强拿鄱阳小区的房款、门面款支付了好处费后,尚有100万元没有支付,杜旭杰非常不满。2011年初,经杜旭辉打电话催促,时强通知公司会计以支票转账方式付给杜旭杰100万元。从2006年至2011年,扣除杜旭杰应得的工资和奖金,兄弟二人通过房款和门面款抵扣,以及借支现金、支票转账等方式,实际收到时强承诺的税后感谢费共计402.9万元。

2011年7月,杜旭辉被提拔为湖南环保科技产业园管委会书记。上任不久,杜旭杰准备将新买的雨花区别墅进行装修前改造,他找杜旭辉出面,安排想在园区做业务的土建公司老板出工。杜旭辉打电话给建筑承包商周勤说:“你派个施工队进场,事后结账。”周勤正在请托杜旭辉帮忙介绍工程,立即派人帮杜旭杰改建别墅,花去人工和材料费8.3万元。事后兄弟二人谁也不提费用的事,而周勤原指望承揽的工程被别人摘了桃子。

在产业园管委会任上,杜旭辉批准与章平投资的公司签订了300亩土地的转让协议,以每亩55万元的价格供地。不久,章平来到杜旭辉办公室,献上著名国画大师王憨山的两幅画。杜旭辉笑纳后请人估值,觉得与章平得到的实惠相比,回报率较低。于是他打电话给章平说:“那两幅画的价值,你说得有点虚高哦!”章平忙不迭地又在网上拍了一幅牡丹图,再次请杜旭辉“鉴赏”。杜旭辉笑逐颜开:“这是国家一级美术师的手笔,我喜欢。”案发后经估值,章平所送的3幅画价值37.6万元。此外,杜旭辉还收受另两人共计14.6万元价值的贿赂。

肆意妄为  滥用职权

2013年4月,经过上级批准,产业园管委会更名为长沙市雨花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杜旭辉原地转任党工委书记,升格为正县级领导干部,并进了雨花区委常委领导班子。

随着职位的升迁,杜旭辉弄权更加肆意任性。他违反机构编制规定,在未经上级审批核准的情况下,主持召开办公会,擅自成立金融工作办公室,并决定由办公室主任兼任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另任命副主任1名、工作人员2名。如此任性用权,对杜旭辉来说是家常便饭。他长期以园区办公会代替党工委会议,违规决定组织人事问题,超职数提拔正科级领导干部1名,超职数聘任参照正、副科级干部待遇的中层正职、副职9名,其中不乏其亲信、亲友和特定关系人。

不仅如此,杜旭辉还擅自设置收费项目,向企业收取巨额费用。根据有关规定,长沙市城市建筑垃圾渣土开挖、运输须经过行政许可,市渣土管理处为全市渣土管理行政许可及收费部门。杜旭辉却偏要自立门户,搞“体外循环”。2010年至20158月,经他批准,雨花经济开发区(含更名前的园区)违规对渣土实行单独管理并收取建筑垃圾处置服务费。由于他滥用职权、利用职务地位干扰正常的渣土执法管理工作,致使部分已经在长沙市渣土管理处办理行政许可手续和交费的过境园区渣土车辆二次交费,同时致使长沙市渣土管理处数年来未能正常收取园区内项目单位的城市建筑垃圾处置服务费,给国家、集体造成重大经济损失达1984.41万元。

2017年6月,杜旭輝因滥用职权被组织调查。在接受组织审查初期,杜旭辉不仅不反省悔过,反而认为组织上故意挑“刺”,跟他过不去。在他的“导演”下,上演了一场对抗组织审查的“戏码”。他多次与杜旭杰和行贿人串供,还隐藏、销毁证据,转移、隐匿财产等。但在事实和证据面前,他很快耷拉下了自傲的脑袋。

2019年112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杜旭辉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杜旭杰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本文除杜旭辉、杜旭杰外,其余人名均为化名)

(转自:《检察风云》202007期)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