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逃税款背后的“假离婚”风波
作者:李晓磊 发布于:2020-03-26 20:04:57.0 浏览次数:87


杨旭自首前,是黑龙江省龙江县人民法院员额法官,同时还为龙兴法庭负责人。在任期间,这位1986年出生的年轻人,却给多人办理假离婚,造成重大税收流失。

起初,检方以杨旭涉嫌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公诉;法院一审判决时,将罪名变更为犯滥用职权罪。两者刑期相差较大。“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在司法实务中并不常见,纪检部门对这类案件的性质认定、条规适用、处理意见等也存在分歧。

另外,实践中税务部门对假离婚逃税的现象很难查处,不少中介专门做起“假离婚、真逃税”生意。杨旭案中,就有中介身影。

双方不知情的“婚姻关系”

韩冰原本和俞丽是亲戚关系,2016年底,因欠俞丽家60万元决定用房子抵款。这个过程,相当于二手房买卖。

依据有关规定,出售自有住房要缴纳较高比例的税款,于是,很多人想到了假离婚。按照程序,有关部门在处理离婚案件中涉及房屋过户办理免税时,需纳税人拿着法院调解书、协助执行通知书、身份证等要件齐全审核通过,再出具免税证明。但俞丽和丈夫陈强均表示不知情。陈强说,他们原本要去办理过户,在房产碰到中介小张,“交给他俞丽的身份证、原房照,新房照办下来后给小张14500元,但具体怎么办不知道。”

俞丽透露,中介没说过要通过法院判决办理过户,既不知道时任龙兴法庭负责人杨旭为他们办理了离婚手续,也未见过涉及二人的(2016)黑0221民初2352号调解协议。不过,夫妻俩对未交税的事实,不愿提及。

在经杨旭手的假离婚案中,还有一起非常典型。2016年5月份,当事人安然准备把房子以125万元价格卖给王雷。双方约定,由王雷负责办理房屋过户、契税等手续。

彼时,王雷要贷款,安然就把房本给了他。后来王雷主动提过,“交易税办假离婚走赠与”,安然没同意,但给王雷提供过身份证。最终,在杨旭操作下,安然与妻子被离婚。两人均没在涉及卷宗材料中签过字,甚至连龙兴法庭都没去过。

李炜宇的遭遇也是如此。2016年下半年,李炜宇花240万元在刘霞那里买了5套房子,为省事,他找到中介刘亮,并委托弟弟与其共同办理过户事宜。

2016年11月份左右,弟弟通知他去领房产证,李炜宇在房产局竟看到一份他与卖房者刘霞的离婚调解书,“我认为这是犯法,之后,就主动到税务机关按照规定缴纳了我应承担的税款120多万元。”让李炜宇惊讶的是,他在(2016)黑0221民初3121号卷宗中,还看到了自己和刘霞的照片,“但是我俩从来没拍过这个照片,也没签过字,更没去过龙兴法庭,不认识杨旭。”而且,他连诉讼费都没交过。

记者注意到,在杨旭办理的假离婚案中,中介收费没有标准,他们均不承认与杨旭存在利益输送。

亲戚与同事的请托

于毅花32万元,从袁艺如手中买了一套房,办理过户时,他找了个叫谷浩宇的人。谷浩宇称找了李叔,代价是1.5万元。

记者获悉,所谓“李叔”名为李某元,杨旭管他叫叔。

随即,谷浩宇和于毅拿着假离婚调解书去税务办了手续,开了免税证明。在办理过户的过程中没有再找其他人。

“小谷如何办理的我不知道,我就是图省事了,但是我不知道这个‘房照’是通过法判的方式办下来的。”于毅说,“李叔”具体找的谁,他并不知情。

权威信源还证实,龙江法院黑岗法庭的司机也参与了个别案件。据司机刘明介绍,最初是自己的岳母找到他,“说有一个两口子要离婚,并且想让法庭快点办理,并交给我一份离婚起诉状、婚姻状况证明、双方的身份证复印件。”

尽管该案并不在龙兴法庭辖区,但刘明还是找到杨旭,“我没有给杨旭任何好处。”

就这样,杨旭受他人请托,对不在龙兴法庭辖区内、均不是夫妻关系、因房屋买卖欲逃避国家税收而虚假诉讼的18人以“离婚”案件立案,并枉法进行虚假调解,制作了9份虚假的离婚法律文书。期间,还有人为涉案人办理了假结婚证。

更严重的是,杨旭又逾越职权,以上述虚假法律文书为执行依据,为案涉人员7人办理了房屋过户执行手续,造成国家税收流失52.1万多元。

此外,有一笔未实际办理房屋过户的虚假离婚涉及18万元税费未予发生;另一笔虚假离婚诉讼当事人于2016年12月2日补缴税费123.5万余元。

杨旭说,之所以给别人操作假离婚,是受叔叔李某元、朋友刘某某请托,他自己承认超越职权范围制作了执行过户手续,造成当事人交易房屋非法过户,但不承认收受好处。

相关负责人称,通过法院调解离婚的案件涉及房屋产权过户的是单方当事人申请,“提供法院调解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同时提供税务机关的完税证明或免税证明进行形式要件审查,申请人是本人的,就给办理。”

变更的罪名

杨旭操作“假离婚”发生在2016年1月至9月间,当年12月15日,龙江县人民法院先给予杨旭行政记大过处分决定。

司法资料显示,2017年10月左右,杨旭又到龙江县人民法院院长办公室口头投案。院长和纪检书记接待了他。2017年11月22日,纪检书记与法院办公室主任,一起陪同杨旭到检察院投案自首,同时移送了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杨旭案件的调查卷宗,以及杨旭本人的书面材料。因案件敏感,2018年1月9日,龙江县监委对有关问题进行初步核实后,1月15日,杨旭又到龙江县监察委员会投案自首。

此后,案件经历了较长的诉讼。杨旭也先被取保候审。直到2018年11月30日,黑龙江省甘南县人民检察院,才向甘南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该院于当天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2月11日开了一次庭。

2019年1月4日杨旭被逮捕后,羁押于甘南县看守所。1月9日,甘南县人民检察院申请延期审理,法院决定延长审限三个月。2019年3月1日、4月12日、8月6日,又开了三次庭。法院认定的税收损失数额为521931.72元。

检方认为杨旭涉嫌的罪名是“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并建议判处杨旭四年以上六年以下有期徒刑。记者通过查阅规定,并采访几名司法人员得知,该建议比较合理。

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对枉法裁判罪立案设置了几种情形。其中有“造成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财产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以上”“徇私情、私利,明知是伪造、变造的证据予以采信”“或者故意违反法定程序,或者故意错误适用法律而枉法裁判的”。

《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和其他规定还显示,民事、行政枉法裁判案中,“重大案件”标准是“枉法裁判,致使公民的财产损失十万元以上、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财产损失五十万元以上的”。

依据刑法,如果构成枉法裁判罪“情节特别严重”,应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甘南县人民法院认为,杨旭身为员额法官,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关于法官义务的规定,枉法对虚假诉讼予以立案、调解、制作法律文书,不正当履行职权,徇私舞弊,致使国家遭受重大损失,构成滥用职权罪。

“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定性不当,应予纠正。”法院方面还认为,杨旭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是自首,可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判定杨旭犯滥用职权罪,其法定刑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因本案犯罪事实及罪名发生变化,故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应予调整。”所以,一审法院以杨旭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截止到2020年7月3日。

实际上,该判决下达后,不少人对杨旭是犯“滥用职权罪”还是“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仍存在争议。滥用职权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不按或违反法律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侵吞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遭受重大财产损失等行为。

从直观意思来看,杨旭犯“滥用职权罪”也符合法律适用,但“枉法裁判罪”却是针对司法人员的特别罪。

(为保护隐私,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转自:《民主与法制时报》2019年12月01日第179期05版)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