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70年法治发展历程:筑起依法治国的基石
作者:张伯晋 王渊 龚云飞 发布于:2019-12-01 01:05:12.0 浏览次数:221

【选题策划】法治,如同一束光,划破云霾,让公平正义的阳光洒遍华夏大地……

回溯新中国成立70年来法治建设改革发展之路:在从权力向权利、管理向治理、人治向法治的变革发展过程中,既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提供了“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重要保障作用,又有力地推动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增强了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这是艰辛的探索,更是光辉的历程。在统筹推进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上,法治中国将与富强中国、民主中国、文明中国、和谐中国、美丽中国相辅相成,共同创造“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美好奋斗愿景。

 

  法治兴则国家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新中国厉行法治,坚持依法治国,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助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依法治国,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为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确保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发挥了重要作用。回眸中国法治发展之路,那一段段难忘风景与一座座闪耀路标,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到“全面依法治国”

  法者,治之端也。 

  70年来,从一穷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在东方巨龙腾飞的背后,一条鲜明的法治发展主线清晰可见,它凝聚着中国共产党历代领导集体的智慧和心血,承载着全体中华儿女的信仰与追求。 

  1949年9月21日,中南海怀仁堂,一场隆重的盛会正在举行。毛泽东主席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式上豪迈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这次会议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起到了临时宪法的作用,更迈出了新中国法制建设的第一步。 

  邓小平同志指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进而提出:“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点亮了社会主义法治之光,法治建设百废待兴,但已前途光明。党的十五大旗帜鲜明地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并将其作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党的十六大将“依法治国”推进到“依法执政”的更深层次,对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标志着依法治国进入了全面深入贯彻实施的新时代。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进一步把“坚持全面依法治国”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 

  从“法制”到“法治”,“依法治国”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再到“全面依法治国”,法治的时代命题不断嬗变发展,表明我们党依法治国的思路更加清晰、越发精准。 

“第一部婚姻法”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

  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70年来,党领导人民不断探索实践,逐步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法律体系,为当代中国国家治理和科学发展提供了全面的制度保障。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制定了新中国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此后,社会主义法律创制如雨后春笋一般,迎来快速发展。1954年9月20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新中国第一部宪法以全体代表全票赞成的结果诞生!与宪法同时诞生的还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国务院组织法、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 

  1978年,改革开放拉开大幕。也是这一年,中国的法制建设走出了冰封的冬日,开始复苏。新时期中国大规模立法工作的序幕就此拉开。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一天之内通过了刑法、刑事诉讼法、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等7部法律,在中国法制史上留下了“一日七法”的美谈。 

  此后,1982年宪法、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等重要法律相继颁布,刑事诉讼法、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1997年刑法等相继修订,初步实现了国家治理的法律化、制度化。2011年3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宣布,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基本形成。 

  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对宪法修改提出迫切要求。2017年9月29日,中南海怀仁堂,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启动宪法修改工作。党中央慎之又慎,坚持对宪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确保宪法的连续性、稳定性、权威性。2018年3月11日15时52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高票通过,1982年颁布施行的现行宪法历经1988年、1993年、1999年、2004年等4次修正,至此迎来了第5次修正和升华。 

70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从无到有、从初创到繁荣,全面开花,硕果累累。

中国民法典的开篇之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的诞生,标志着新中国几代法律人孜孜以求的“中国民法典”梦想迈出了坚实一步。 

  落实绿色发展理念,立法机关制定海洋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环境保护法、土壤污染防治法等,构建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法律体系。 

  聚焦公益保护,立法机关对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作出修改,确立了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 

  …… 

“民告官”到法治政府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在新中国法治发展进程中,依法行政是党和政府同人民群众联系最广泛、最直接、最密切的环节,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核心。 

  1988年8月25日,61岁的浙江省苍南县农民包郑照和县长黄德余对簿公堂。此案被称为中国行政诉讼第一案,更推动了我国行政诉讼立法进程。1989年,七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新中国行政诉讼制度正式建立。2014年,行政诉讼法实施24年后首次大修,聚焦解决行政诉讼“立案难”“审理难”“执行难”,引导老百姓“信法不信访”。2017年,行政诉讼法再次修改,新增“行政公益诉讼”条款,赋予了检察机关提起行政公益诉讼的权力。 

  7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政府不断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 

  行政法律法规相继制定,依法行政制度建设不断深化。 

1996年,行政处罚法颁布;2003年,行政许可法颁布;2008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施行;2012年,行政强制法颁布。“三法一条例”的出台,为依法行政提供了重要的制度遵循。1999年,国务院召开了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工作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依法行政的决定》。2004年,国务院颁布了《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提出建设法治政府。2012年,党的十八大明确要在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正式提出:“加快建设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

2018年,特别是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成立以来,我国法治政府建设进入了新阶段——推进“放管服”改革。“放管服”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简称。按照“放管服”改革要求,行政管理部门持续推进“减证便民”,行政效率显著提升。 

  1997年,河南省方城县检察院以原告身份起诉该县工商局擅自出让房地产致使国有资产流失案,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由检察机关提起的第一起公益诉讼案。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正式提出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 

  2017年9月,第二十二届国际检察官联合会年会在北京开幕。习近平总书记向大会发来贺信指出,“检察官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肩负着重要责任”,中国检察机关“是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一支重要力量”。近年来,检察机关用好行政公益诉讼的监督方式,树立双赢多赢共赢监督理念,与行政执法机关一道,共同促进依法行政,推动法治政府建设,取得了良好成效。 

“设立两院”到“司法体制改革”

  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新中国司法从诞生之日起,就深深打上了改革的烙印,在改革中不断自我完善和发展。 

  1954年9月20日,入夜时分,中央政治局还在讨论人民检察署组织法草案。彭真同志向毛泽东主席作了说明,毛主席反问道:“既然检察工作这样重要,为什么不叫‘院’呢?可以叫‘院’嘛!”检察机关自此改“署”为“院”,这个更名标志着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一府两院”国家机构体制正式形成。 

  20世纪80年代,司法领域百废待兴。面对重重考验、道道难关,如何破局?司法改革大幕由此徐徐拉开! 

  1997年,党的十五大首次提出“推进司法改革”。1999年,两高分别制定出台《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纲要》《检察工作五年发展规划》。 

  党的十六大强调“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司法改革加入“体制”两字,彰显了党中央推进改革、动真碰硬的决心。党的十七大提出“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改革从“推进”走向“深化”。 

  2008年,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开启,优化司法职权配置、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加强司法队伍建设、加强司法经费保障,改革驶向深水区。 

  党的十八大以来,司法责任制改革是司法改革的核心,各级司法机关紧紧扭住了这个全面深化司法改革的“牛鼻子”!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完善人权司法保障提出改革措施。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保证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的改革部署,绘就了一张129项任务的司法体制改革“时间表”“路线图”。 

  2017年7月,两高遴选出首批员额法官检察官,全国共产生入额法官12万多名、入额检察官9万多名。员额制改革这一司法责任制改革“最难啃的硬骨头”,被正面攻克。2019年初,最高法、最高检分别发布法院“五五改革纲要”和《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再次吹响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冲锋号。 

  基层探索为机构改革提供了源头活水。1989年,肖扬同志担任广东省检察院检察长期间,他所主导的中国第一个反贪局在广东创立,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1995年,最高检反贪污贿赂总局正式挂牌。2014年11月,经中央批准,最高检组建新“反贪污贿赂总局”。法治反腐进程中,检察机关作出了重要贡献。2016年11月,面对反腐败斗争的新形势新要求,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启动。检察机关听从党中央号召,坚决拥护、全力配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截至2018年2月底,全国检察机关反贪、反渎和预防部门职能、机构及44151名检察干警,全部完成转隶。 

  反贪虽然转隶,但是检察机关厉行法治反腐的初心不改,通过依法履行批捕、起诉职能,继续战斗在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打击贪污腐败的第一线。转隶就是转机!在最高检随后启动的一系列改革中,内设机构改革是核心举措之一。 

  2019年初,最高检重新组建第一至第十检察厅;实行“捕诉一体”办案机制;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四大检察”和“十大业务”有条不紊开展,检察工作迎来新格局。 

  最高法巡回法庭设立,知识产权法院、互联网法院等专门法院设立,跨行政区划法院、检察院探索设立……司法机关机构改革不断深化,中国司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司法人员和机构日趋专业化、精细化,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优质的司法服务和司法产品。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司法体制改革的春风吹入了法律共同体,推动律师行业蓬勃发展。1979年,中国的律师制度恢复重建。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律师数量从起初的寥寥200多人发展到如今的近43万人,律师事务所由70多家发展到3万多家。律师队伍已经成为社会主义法治的重要建设者,伴随中国司法共同成长。 

  70年来朝乾夕惕,改革成效有目共睹。随着一项项改革举措的逐一落实,司法体制改革的活力得到持续释放,司法公信力明显提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优越性不断彰显。 

“重打击轻保护”到“疑罪从无”

  迟到的正义非正义。受制于时代因素和人的认识能力水平,我国的刑事法治不可避免地走过一些弯路。面对历史上形成的冤假错案,我们党推动刑事法治理念从“重打击轻保护”走向“疑罪从无”,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大力纠错,让每一起冤假错案的纠正,都成为坚定民众法治信仰、彰显国家法治精神的法治公开课。 

  “浙江张氏叔侄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于英生案”……党的十八大以来,一批冤假错案得到纠正,体现了惩罚犯罪和保障人权并重的刑事司法理念,回应了人民群众对于公平正义的热切期待。 

  1983年,在改革开放初期,随着社会逐渐转型和犯罪态势高发,“严打”刑事政策出台,强调从快从重对犯罪分子严厉惩治。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重打击轻保护”的刑事司法理念在实践中占据上风。 

  1996年,刑事诉讼法首次大修,体现“疑罪从无”理念的条款正式入法,被确立为我国刑事司法的基本原则。正如中国政法大学陈光中教授所说,“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应当作无罪处理”。 

  2004年,“人权”概念首次入宪。2012年,“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总则。2018年,刑事诉讼法迎来第三次修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值班律师制度、速裁程序等新规定,为全面加强人权保护提供了制度支撑。 

  恪守客观公正立场,是检察官的职业本色。 

  2018年12月4日,央视“CCTV2018年度法治人物”揭晓,“昆山反杀案”突发后作为检察机关代表提前介入,配合公安机关成功处置的检察官王勇,荣获此项殊荣。对该案中于海明的正当防卫行为予以确认,激活沉睡的“正当防卫”条款,检察官用实际行动赋予法律温度,赢得社会公众认可。 

  2019年4月,新修订的检察官法鲜明提出,“检察官办理刑事案件,应当严格坚持罪刑法定原则,尊重和保障人权,既要追诉犯罪,也要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检察机关是犯罪的追诉人,同时也是无辜者的保护人,追诉中的公正司法人。正如张军检察长所说:“要树立起新的司法理念、检察理念,只有这样才能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全国法制宣传日”到“国家宪法日”

  全民的法治信仰和法治观念,是依法治国的内在动力,更是法治中国的精神支撑。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全民普法工作,提出“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全面依法治国新十六字方针,强调坚持把全民普法和守法作为依法治国的长期基础性工作。 

   从宪法通过日,到法制宣传日,再到国家宪法日,每年的12月4日,这个普通的日子变得不再普通,它承载着我们国家和民族对于法治的执着追求。  

  2017年5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实行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的意见》,国家机关首次被明确为法治宣传教育的责任主体。2019年8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第31次检察开放日活动,230余名社会公众走进最高检,亲身体验检察机关的司法工作。与以往不同,此次检察开放日首次面向社会公众,采取网络报名的形式确定邀请对象,共有来自全国各地及港澳台地区的23519名参观者通过最高检官网和微信公众号报名。把普法融入执法司法全过程、各环节,要求执法司法机关、执法司法人员不仅严格执法、公正司法,还要让人民群众明白为什么这样执法司法,达到办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 

  少年强则国强,普法必须从娃娃抓起。2018年9月1日,开学第一天,北京市第二中学的学生们迎来了特殊的第一课:担任学校法治副校长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来到校园,为全体师生讲授法治课。 

  在全国,许许多多像张军检察长一样的“法治副校长”们纷纷走进校园,努力做好青年一代的法治启蒙。据统计,全国共有1.73万名检察官担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其中有3096名检察长。 

  从普法进机关、进乡村、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进单位,到网站、微博、微信、抖音等网络新渠道开展普法活动,一个全社会自觉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普法大格局已经形成。 

70年弹指一挥间,14亿中国人众志成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历经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已经从一叶扁舟成长为艨艟巨舰,破浪前行。国家兴盛,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在它的航向里这一切计日可期。展望中国法治发展的美好前景,我们充满信心,饱含期待,奋勇前进!

(转自:正义网)

http://www.jcrb.com/xztpd/ZT2019/201905/ZL70/70JJ/201910/t20191001_2056374.html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