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的解除 是否以符合法定形式为必要条件
作者:林赛斌 发布于:2019-07-30 17:08:51.0 浏览次数:120

 

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的解除

是否以符合法定形式为必要条件

  文/赛斌

裁判要旨

继子女与继父母之间的关系,虽然以生父母与继父母之间的婚姻关系为前提,但在继父母与继子女形成父母子女关系后,它是一种独立的民事法律关系,它并不随着生母与继父或者生父与继母之间婚姻关系的解除而自然终止,但是对于未成年的继子女,继父母只要在与其生父母离婚时,作出不愿意继续抚养继子女的意思表示时,双方的关系自然解除,并不以必须符合法定形式要件为前提。

  

不久前,包×忠驾驶车主为××花木公司的普通货车,与凌×芳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造成凌×芳死亡及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包×忠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凌×芳承担事故次要责任。事故发生时,包×忠所驾驶的货车在联合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险。

后原告钱×飞、凌×生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联合保险××公司、花木公司、包×忠按责赔偿因交通事故造成×芳死亡的各项损失774676元中的642173元等。经调解,双方达成民事调解:一、被告联合保险××公司赔偿原告钱×飞、凌×生的交强险限额内111000元、三责险限额内493000元;二、原告钱×飞、凌×生返还被告花木公司9000元……

×清系本案第三人凌×俊的母亲,其与丈夫凌×芳(交通事故死者)相识于1998年底,1999年生一子凌×俊,2000年登记结婚,2009年×清起诉后经调解双方自愿离婚:……孩子凌×俊随母鲁×清生活,并由鲁×清独立承担孩子的抚养费至孩子独立生活时止。

×芳之父母还生育了×宝(即原审原告钱×飞)、凌×生、凌×忠三子。父亲于1982年病故,凌×忠于1994年死亡,母亲于2003年死亡。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第三人×俊是否属于凌ד子女”或“继子女”?因×俊并非出生于鲁×清与凌×芳两人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其次,×清在其离婚纠纷案中以及凌×俊提起的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中,均明确×俊非凌×芳的亲生儿子。第三,从×清自认其与凌×芳相识于1998年底,1999年4月×俊出生,即其在双方相识时已经怀孕。因此,在×清明确拒绝对×俊进行亲子鉴定的情况下,结合上述三点,可以推定凌×芳与凌×俊间不存在亲生父子关系。但是×芳生前在与妻子×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存在×俊与其共同生活、并与×清共同抚养了×俊的事实,可以认定基于其与×清婚姻关系期间,双方系形成了抚养关系的“继父子”。事后在离婚的民事调解书中载明孩子凌×俊随母鲁×清生活,并由鲁×清独自承担孩子抚养费至孩子独立生活时止。而且,在离婚协议底稿第三条中载明×芳不追究×清的过错”。该协议中虽对“过错”未明示,但从×清离婚诉状所述以及×芳不愿承担凌×俊的抚养费,可以推定×芳不愿继续抚养的原因。虽然,法律未明确规定形成过抚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随生母与继父的婚姻关系解除而自然解除,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的规定,表明如离婚时继父或继母拒绝对继子女继续抚养,该继子女与继父母的权利义务关系可以解除。根据上述理由以及司法解释,结合离婚后凌×芳不愿继续抚养×俊以及双方互不往来的事实,本院认定×芳与凌×俊间的继父子关系已经解除,即×芳交通事故死亡时,与×俊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父子”或“继父子”关系。对此,第三人×俊在再审中所称的理由,不予采纳。但是,鉴于凌×芳从×俊出生后与×清共同抚养其近十年,培养了一定感情,而且“错”不在于×俊。因此,凌×芳的养育之恩及不幸去世,对×俊来说一生中无法磨灭、无法报答,其精神应当受到一定伤害,应从凌×芳的死亡赔偿金中酌情给予补偿,作为对其精神上的抚慰。

综上,原审原告钱×飞、凌×生系凌×芳的同胞兄弟,在凌×芳因交通事故致伤死亡后,履行了抢救及殡葬等义务,故依法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民事侵权赔偿责任。原审民事调解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并无不当。原审两原告再审中的所称,理由成立。因×俊作为原告提起的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一案尚在中止诉讼阶段,需等待本案的处理结果。为减少诉累,本院对原审民事调解书部分条款内容作适当变更,即对第一条中交强险限额内(即死亡赔偿金)中改判给付第三人×俊三万元,作为对其精神损害的抚慰。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凌×俊与凌×芳是否是亲生父子关系?如果不存在,其所形成的继父与继子关系是否已经解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规定,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没有足够的依据否认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上述规定说明,民事诉讼的事实属于法律事实,其所确认的事实只要符合民事诉讼的证明要求,即只要达到高度盖然性,即可确认一方所主张的事实属实。原审原告钱×飞、凌×生提供《××村村委会证明》《民事起诉状》《离婚协议书》《公证书》《××医院产科住院记录》,上述证据虽不是否认凌×芳与凌×俊存在亲生父子关系的直接证据,但是根据凌×俊的母亲在与凌×芳离婚诉讼中的自述凌×芳非凌×俊的父亲,同时综合第三人的母亲鲁×清与凌×芳的相识时间为1998年底,而根据医院产科住院记录,第三人凌×俊出生时间为1999年4月23日,且为足月出生。根据上述证据证明,鲁×清与凌×芳相识时已经怀孕。因此,上述证据相互印证,具有高度盖然性,已然达到证据规格所要求的高度盖然性的规定,足以确认凌×芳与凌×俊之间不存在亲生父子关系。

相反,第三人凌×俊提供的《出生医学证明》《户籍材料》《民事调解书》以证明其与凌×芳之间存在亲生父子关系,上述证据虽然载明第三人凌×俊的出生日期是1999年8月23日,且父亲为凌×芳,但这与医院的产科记录的记载矛盾,且与第三人的母亲鲁×清的自述以及证人证言不相符合,而由于医院的产科记录是原始证据,其在证据的证明效力上明显高于出生医学证明,故不能就此认定第三人的父亲是凌×芳。

其次,因证据的证明力无法判断导致案件事实难以认定的,应当依据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则作出裁判。举证责任包括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和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对需要鉴定的事项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在人民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无正当理由不提出鉴定申请或者不预交鉴定费用或者拒不提出相关材料,致使案件争议的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的,应当对该事实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本案中,钱×飞、凌×生已就否认凌×芳与凌×俊存在亲生父子关系提供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凌×俊未提供充分的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经法院释明后,凌×俊仍拒绝就此予以配合,导致法院无法得出凌×俊与凌×芳系亲生父子关系的直接证据,故应当对此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法院亦可推定钱×飞的主张成立,即凌×俊与凌×芳不存在亲生父子关系。

就凌×芳与凌×俊之间的拟制血亲关系是否已经解除的问题,合议庭存在以下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父母与继子女已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能否解除的批复》规定: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已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不能自然终止,一方起诉要求解除这种权利义务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视情况作出是否准许解除的调解或判决。继父母如果因抚养继子女的事实而与其形成了具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即拟制血亲关系,双方的权利义务等同于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如果凌×芳要解除与凌×俊之间的继父母子女关系,须法院判决,未经法院判决该抚养关系不随着凌×芳与鲁×清的离婚而自动解除,故在凌×芳与凌×俊之间的拟制血亲关系,依旧存在。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继父母和继子女之间,不得虐待和歧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三条“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的规定,表明离婚时继父或继母拒绝对继子女继续抚养,该继子女与继父母的权利义务关系可以解除,而且该解除并不需要以特定的形式为要件,只要继父母以明确意思表示为已足。本案中,凌×芳在离婚调解书中明确,离婚后不愿继续抚养凌×俊,同时其后双方也不再有经济上往来以及感情上的联系,因此应当认定凌×芳与凌×俊间的继父子关系在鲁×清与凌×芳离婚时即已解除。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是鲁×清与凌×芳离婚时,凌×俊尚未成年,综合凌×芳在离婚调解书中,明确不愿意承担凌×俊的生活费以及在此后其与凌×俊之间再无往来的事实,应当认定在鲁×清与凌×芳离婚时,凌×俊与凌×芳之间的继父子子女关系已经解除。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