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
作者:张玲玲 发布于:2019-05-27 15:08:52.0 浏览次数:29

 

论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

/张玲玲

摘要: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村留守儿童的权利问题逐渐凸显,其基本的生存权利处于低水平状态,常遭受外界因素的侵害。我国关于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论著大多从社会学角度出发,较少涉及法学领域,基于此,我们以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基本梗概为切入点,通过探究社会生活中存在的一系列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问题,从中得出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利保障不力问题的应对措施,如通过制定《农村留守儿童权利保护法》,在法律中明确家庭学校各方责任等等,以求在立法上实现突破,同时加大执法力度,实现对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利的保护。

关键词:生存权  留守儿童  救济方法

一、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基本理论

(一)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定义

儿童生存权与生存权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因主体的特殊性,而拥有不同于生存权的特征。留守儿童是指不满十六周岁,因其父母外出务工连续三个月,无法与父母双方正常生活,由父、母单方或其他亲属监护而留在户籍所在地的未成年人。留守儿童的生存权相较于一般情形下的,父母作为监护人的儿童生存权,留守儿童生存权显得更为特殊。因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务工而被留在家乡,他们一般与自己的祖辈或亲戚一起生活,大都存在隔代监护或委托监护的情况,正处于成长阶段的他们与父母聚少离多,缺少必要的思想指导。现代社会中有关留守儿童生存权的规定经过了一系列发展之后才逐渐被认可。首先,我国学者关于儿童生存权的概念解析存在不同观点,王雪梅(教授,湖南理工学院)将儿童生存权分为两个层面理解一个层面是儿童生存应具有的基本权利,另一层面是较高要求的生存权[1]王勇民(教授,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先生则认为,儿童生存权是指儿童享有生命健康受到特殊保护,生活受到特别保障的权利[2]。结合二者的观点,我们认为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是指留守儿童为有尊严且幸福生活应当具有的一系列权利的总称,主要包括生命权、受教育权等。

(二)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与其他权利的关系

1.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与人权

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的生存环境得到极大改善,但权利享有的前提在于社会资源的掌握程度,相较于成人来说,儿童拥有的社会资源较少,这使得他们的生存极易受到外界的侵害[3]。我国贫富差距的问题仍然存在,这促使作为人权一部分的生存权持续演进和发展,人权是指人生而享有的权利,儿童的权利作为人权的衍生同样应当受到保护,其中留守儿童的生存权作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该部分的保护程度能反映出一国人权发展的水平,对维护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4]

2.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与宪法性权利

保障人权是宪政建设的重要一环,而留守儿童的生存权作为人权的一部分。保障其生存权利是实现法治国家的重要衡量标准[5]。宪法性权利之我国宪法赋予给公民的各项权利,包括生存发展权,受教育权,劳动权,在现实生活中,留守儿童的宪法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如受教育权),侵害留守儿童生存权利的现象屡屡发生,如留守遗弃儿童的案件等,这使得我们应将对留守儿童问题的探究方向转向留守儿童生存权利保护领域,保护好留守儿童生存权是维护留守儿童所应享有的宪法性权利,在现代宪法学的视野中,人的尊严与生命权是人类享有的最根本的权利。留守儿童作为宪法性权利的享有者,对其生存权的保护显得尤为重要。

二、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存在的问题

(一)我国立法中对于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规定存在缺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条规定了未成年人享有生存权、发展权等权利,国家根据未成年人的身心发展特点给予特殊保护。2011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中指出,须为儿童提供必要的生存发展条件,最大限度地满足儿童的发展需要。上述所列文件都为儿童权利保护的大致规定,未有专门针对留守儿童权益保护的详述文件,对于留守儿童生存权的保护在立法层面上是一个很大的缺失。再者,我国《刑法》中关于拐卖儿童罪的定罪量刑与拐骗儿童罪的定罪量刑存在差别,这也不利于从立法层面为留守儿童的生存权提供保障[6]。《刑法》第240条拐卖妇女、儿童罪第一款规定:拐卖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时还规定了犯罪分子若具有造成被拐卖儿童重伤、死亡等加重情形的处十年以上有期或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第262条规定:拐骗不满14周岁未成年人致使其脱离被监护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可见拐骗儿童罪的法定刑档次明显低于拐卖儿童罪的法定刑档次,但二者对于其监护人的侵害程度是相同的,都会造成儿童脱离监护,侵害到监护人的监护权,这可能导致不法分子不采用拐卖儿童的方式,而采用拐骗儿童的方式,如将儿童偷走,这显然不能起到有效打击此类犯罪作用[7]

(二)执法力度弱,司法救济不及时

执法机关对留守儿童问题的执行力度不够且有滞后性,缺少专门的机构人员对留守儿童的问题提供长期性的指导和帮助。例如当留守儿童处于“失管状态”时,缺少了相应机构及时采取措施来保障留守儿童的权利。留守儿童受到不法分子侵害时,因其作案手段隐蔽,大多被不法分子拐骗得手后经较长时间才发现,或者经群众举报才发现,加之农村执法环境较差,警力严重不足,派出所管辖范围少则几十平方公里,多则上百平方公里,打击违法犯罪活动的力量极为有限,不法分子钻空子对留守儿童实施侵害,实施拐骗、拐卖留守儿童的行为,加之留守儿童及监护人自身法律意识的缺失,公安司法机关未够及时介入予以救济,导致生活中出现留守儿童生存权利遭受二次侵害或救助不及时的情形。再者,因农村地处偏远,司法机关很难采取有效的措施来避免不法侵害的发生,当留守儿童的隔代监护人或者委托监护人自身为侵权者时,司法机关更难以发现侵权行为的存在[8]

三、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完善

(一)树立正确的立法理念

要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生存保障问题,关键在于从法律制度上予以保障。首先,在留守儿童生存权的立法指导思想上,留守儿童作为独立的个体,与成人一样享有生存与发展的权利,应通过立法在各项条文中体现对留守儿童生存权利尊重,树立正确的生存权利观,再者,留守儿童因其个体的特殊性,在权利的实现上有赖于监护人代为行使其权利,应通过立法来规制出现留守儿童的监护人怠于履行其职责或无法履行其职责的情形时如何通过有效途径予以救济。其次,应树立保障留守儿童利益原则,通过立法将保障留守儿童利益原则写入法律条文之中,对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利保障予以明确,将其与一般情形下的儿童权利保障相区别,对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利予以特别保护,在关于儿童权利保护的法律规则未能起到较好效用时,通过该原则起到弥补留守儿童法律保护不足的作用,弥补儿童权利保护法对于留守儿童生存权利保护的缺位,推动我国留守儿童法律体系的建构及完善,使得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真正得以实现。

(二)加大对已有法律的执行力度

执法机关应做到严格执法,减少可能造成留守儿童意外伤害的不稳定因素,在执法中发现存有违法情形的监护机构,如对没有取得相关监护许可资质的监护机构应及时予以行政处罚,将处于违法监护机构中的留守儿童转移至合法取得了相关资质的监护机构中去,及时保障农村留守儿童的合法权利。再者,公安机关对接到有留守儿童生存权遭受侵害的案件时,应依法办案,及时立案侦查,不应怠于履行职责,发现证据有可能毁损灭失的及时保全,对该留守儿童的委托监护人或隔代监护人存有侵害其生存权的,及时采取措施,防止留守儿童的合法权利遭受进一步损害,针对监护人涉有触犯《刑法》的犯罪情形的,如涉及遗弃罪、强奸罪,应及时移送司法机关审查起诉。同时,地方政府对涉及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遭受侵害的案件应予以重视,加大对留守儿童生存权的保护力度,如保障其应享有的受教育权等合法权利,对于留守儿童在地方学校学习时民事权利遭受侵害的,应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对不法侵害人予以责罚,如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针对实务中有校内老师对留守儿童施暴或性侵的案件,构成刑事犯罪的按照我国刑法有关规定定罪量刑。此外,在留守儿童遭受到不法侵害后往往会有较为反常的行为表现,监护人应尽早发现并报案,不要因为忽视了被监护人的心理变化使得其受到二次伤害,对地方公安司法机关怠于行使其职权,对留守儿童生存权遭受侵害的案件不予立案,致使对留守儿童的权利救济不及时,其隔代监护人或委托监护人应积极维护留守儿童的合法权利,提起诉讼维权。

(三)完善司法救济

我们应根据现实需要进一步完善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的救济途径,对于侵害其生存权益的行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权予以制止或者向有关部门检举控告,同时,针对留守儿童作为被监护人与隔代监护人或委托监护人共同生活期间遭受侵害时,因其自身无法提起诉讼或有关组织未能及时介入,此时可借鉴我国民事诉讼法关于公益诉讼的有关规定,由检察院作为代表国家的公权力机关进行介入,对侵害留守儿童合法权利的公民或组织提起诉讼,为处在遭受监护人或监护机构侵权的留守儿童提供司法救济,更好地保障其生存权利。再者,对处于“失管”状态或有违法犯罪行为的留守儿童,司法机关应当妥善处理,如刑事诉讼法中的少年法庭制度和犯罪记录封存制度都对于在犯罪后的留守儿童回归正途,融入社会起到了较好的作用,同时,我们应要求司法机关在处理类似留守儿童犯罪案件时及时进行回访,要求留守儿童的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对出现留守儿童的监护人相互推脱监护责任的,应及时确定监护人责令其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依照《民法总则》的有关规定剥夺其监护权,保障留守儿童的合法权益。对于监护人确因无监护能力而无法履行抚养义务的情形时,将留守儿童交由适宜的监护机构抚养,通过建立责任制度,制定相应的惩罚措施,对监护机构的监护职责范围进行明确,规定未能尽到监护职责时监护机构所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防止因其滥用监护权而导致留守儿童的权利遭受二次侵害。

结语

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予以法律保护,需要我们全方位构建完善的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利保障体系,为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利提供有力保障。要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利问题,家庭、学校、社会都应承担起保护留守儿童的职责,面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利遭受不法侵害时,及时向公安司法部门予以举报,积极维护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利,努力为农村留守儿童创造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使每一个个体实现自由且平等的生存发展,促进社会和谐。

 

参考文献

[1]宋敏,崔忠伟,马文碧.留守儿童关爱与多元服务体系构建[J].法制与社会,2017,31143-144.

[2]刘小翠.农村留守儿童权益保障现状及法律完善[J].法制博览,20173348-49.

[3]刘琼楠.论农村留守儿童权益的法律保障问题[J].智富时代,201612153.

[4]李振林.留守儿童的权益保障与犯罪预防[J].青少年犯罪问题,2017,054.

[5]吴韦伟,雷芳.浅谈留守儿童生存权的法律保护[J].才智,2008,1517.

[6]马丽亚.农村留守儿童的刑事法律援助制度研究[J].青少年犯罪问题,2017,0170-76.

[7]儿童社会化[M].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周宗奎著,1995.

[8]监护制度比较研究[M].山东大学出版社,李霞著,2004.

 

作者系浙江人民联合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