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已经流逝的光阴
作者:张桂芝 发布于:2019-04-24 16:28:27.0 浏览次数:41

 

追忆已经流逝的光阴

——怀念辽西著名文史专家牛广臣先生 

/张桂芝 

2018年10月10日下午两点许,我的手机突然响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哪位?”当我接听时,竟传来一个女孩的哽咽声,我立即紧张起来,仿佛有一种不祥之兆。

“孩子别哭,有话慢慢说,你先告诉阿姨你是谁?”我忙安慰着女孩。但电话那头的她已泣不成声。

她断断续续地说:“张姨……我是牛广臣的儿媳……我爸今天中午12点45分心肌梗塞去世了……”

啊?!惊闻噩耗,怆然泪下……这种始料不及的残酷,令人无法接受。

广臣先生生于1943年,虽说已到古稀之年,但一生都把研究历史作为自己终生事业的他,75岁正是经验丰富、钜学鸿生的好时光,可他却驾鹤西去……令锦州史学界的同仁们扼腕心痛

“难得的文史专家”

记得,就在广臣先生去世的二十几天前的9月18日,我和锦州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的两位同志到市政协文史委,与王知伦主任研究政协委员考察锦州抗战遗址保护和利用的调研活动时,遇到了广臣先生。

那天,我们围绕着市政协文史委新出版的三十五辑文史资料——《锦州英雄烈士辑》交谈了许久。这部书的文稿是广臣先生为纪念辽沈战役胜利暨锦州解放70周年编撰的,该书共收集了从古代到现代直至当代81位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人类的正义事业,在锦州这方热土上抛头颅、洒热血英烈们的英雄事迹。该书不仅为家乡的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可歌可泣的精神食粮,而且也彰显了锦州人民世世代代都没有忘怀这些英烈们的炽烈情怀。可能连他广臣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人生最后的绝笔,令我们也没想到这次见面,竟是他与研究会的几位同仁们的最后诀别。

噩耗传开,研究会的同仁前往为他送行……时年94岁的研究会终身名誉会长穆景元老先生,在广臣的遗像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当穆老抬起头来,已是泪流满面。穆老哽咽着轻轻地呼唤:“广臣啊广臣,你怎么走得如此匆忙?你走了,今后我和谁在一起探讨学问?你走了,锦州就少了一位难得的文史专家啊!”

但无论是亲人的悲痛长号,还是朋友的声声呼唤,都唤不回他远行的脚步……

穆老称他为“难得的文史专家”的评价道出了我们的心声。广臣先生是锦州市著名史志学者、社会公认的辽西文史专家。《辽西商报》曾称他为锦州地域史学翘楚。他的去世,对锦州乃至辽西史学界都是一大损失。

不惑之年与史结缘

其实,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有些人注定会在你心灵一隅占有一席重要位置。面对老朋友去世后的痛与思,追忆在已经流逝的光阴中,曾经与他相识、相知、共事的点点滴滴,是对逝者最好的祭奠和怀念……因为我们留不住时光,只能留住记忆。

我是1970年跟爱人随军从大连调到锦州工作的,广臣夫妇是我在锦州最早结交的朋友之一。当时我很敬佩他们夫妻都是大学生。广臣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爱人陈丽瑛毕业于辽大外语系。那时,我与他们同居住在锦州市5号筒子楼,我们两家门对门,共用一个厨房,每天至少见两三次面。

年轻时,广臣长得很帅气,特别是眼窝深处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常被人疑似为混血儿;爱人长得小巧玲珑,一副书生气,举手投足显得十分优雅,垂在她臀部下的两条又粗又亮的长辫子,十分招人喜爱。邻里都称他们夫妇是金童配玉女。

记得那时,广臣先生已经转业在锦州皮革总厂任总支副书记,爱人是锦州师范学院(现渤海大学)附中的英语老师;我丈夫是职业军人,我在一所小学任副校长。风华正茂的我们有很多共同语言,非常谈得来,久而久之我们两家就成为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了。后来,我们先后都搬出5号楼,虽然见面机会少了,但彼此间仍然关注对方的状况。

80年代末期,我在《锦州日报》上经常看到广臣先生发表的辽西地区人情风貌、历史人物等史料文章,写得栩栩如生,引人入胜,从中受益匪浅。当时,我还好生奇怪,怎么一个学外语的大学生,突然间研究起历史来了?后来,得知他于1984年已调到锦州市政协工作,三年后任文史委副主任,这才解开了我的疑惑。

市政协文史委一个主要的职责就是联系社会各界人士撰写“三亲”(亲历、亲见、亲闻)史料,推动近现代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等资料的征集、整理、研究、编辑工作。那么研究、撰写史料文章就是广臣先生义不容辞的责任了。期间,他先后担任多部《锦州文史资料》和《锦州市政协志》的主编。

那一年他41岁,在不惑之年,他对人生作出了重新选择,这是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当一个人决定对人生做出重新选择的那一刻,也就是人生开始改变的那一刻。广臣先生心中十分清楚,他必须以咬住青山不放松的精神,竭尽全力去开发自己的潜能,才是成功的根本所在。从此,研究锦州地方史成为他人生的唯一追求。并沿着这条艰辛之路一直走到他生命的终点。

1993年广臣先生又调到市地志办任副主任并主持工作,直到2003年退休……

重彩画卷硕果累累

古人云“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这是历史告诉未来的警世恒言。

鉴于此,地志办担负一个重要职责就是通过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编纂地方志书为领导提供决策依据。有了在市政协文史委研究7年历史的基础,广臣先生到地志办后如同如鱼得水,这一阶段是他施展才华大展宏图的高峰期。期间,他编纂了《锦州市志》综合卷、经济建设卷、政治文化卷和《锦州年鉴》多卷,个人编著了《锦州经济史话》和《锦州春秋纪事》一至三集等多部史书。同时还被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团体聘请为编辑相关史书的历史顾问,如《锦州政区大典》《创造奇迹的岁月》《武连勤讲述锦州旧事》,并担任过《锦州遗韵》主撰等。

《锦州春秋纪事》由原锦州市副市长杨菲作序。他给予广臣先生极高评价:“《锦州春秋纪事》涉猎广泛,内涵丰富,是锦州地方史志、历史文化丛书的补苴罅漏之作。牛广臣同志以他敏锐的笔触与深厚的桑梓深情,在锦州这片热土上凝聚了他广泛的心灵追寻;他博闻强识,殚精竭虑,浓墨重彩写下了对家乡山河的礼赞。”这段评价不仅道出了广臣先生对家乡情深意切的热爱,而且还写出了他为这份“爱”殚精竭虑的付出以及他博闻强识的史学家素质。

2003年,他退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硕果累累,编著、主编的著作和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达一千多万字,共获各种荣誉20多项。其中《锦州春秋纪事》《锦州市志》分别荣获辽宁省修志系统优秀成果一、二等奖,《锦州经济史话》荣获辽宁省政协文史系统优秀成果三等奖,他本人被评为辽宁省修志系统先进工作者,并连续三年被评为锦州市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由此,他荣获了锦州市“最佳写书人”的光荣称号,并列入“锦州市文化名人录”。

退而不休再续华章

人退休之后,本该颐养天年,享受儿孙绕膝之乐。可是广臣先生仍然心怀理想,逐梦远方,继续沿着自己设定的目标以坚韧的步伐前行,一路播撒,一路收获……

他退休后,又出版了两部巨作,使他在辽西史学界更加名声大噪!第一部著作是近九十万字的《锦州通史》。

这部力作上限起于一亿五千万年前的远古,下限止于本世纪的2006年,详实纪录了锦州地域在各个时期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教育、新闻、交通、贸易、宗教、党派、团体、民族以及自然环境、地理环境、区域演变等,在历史长河中发展的足迹。是一部锦州地域包罗万象的百科全书。

时任锦州市市长王文权对该书评价说:文风朴实,结构严谨,编著科学,是一部思想性、科学性、资料性和谐统一的好书,为我们更好地建设锦州提供了重要的借鉴。

记得当初,他正准备着手撰写这部著作时,不少人对他说你都这把年纪了,又有糖尿病,为什么还要这样拼死拼活的?针对好心人对他的不理解,他在《锦州通史》后记中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是为了偿还对家乡的那份情,是家乡养育了我,我要给予回报!”尤其是看到“可爱家乡的诸多巨变,常常让我魂牵梦绕,总愿依偎在她的怀中陶醉,聆听她高歌文明的回声与曲韵,我愿追逐她历史的身影与容颜……于是便萌生纪录家乡历史足迹的念头……为了自己的心愿,为了历史的传承,也为了尽一份社会责任,我开始踏上了编著《锦州通史》的艰辛之途。”

读了这段自我独白,令我感动不已。我终于明白了,作为一个成功的史学家,他对祖国、家乡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以崇高的使命感主动肩负社会责任,才是他们前行的原动力。

为了写这部书,他整整给自己关了5年“禁闭”,与家人分居独住一处,甘忍孤独之苦。那段时间他仿佛忘却了时光的流失,完全以一种忘我的状态在书海中遨游,穿越时空,与古人先贤对话,探索奥秘,寻找自己所需要的答案……他知道攀登再高的山,也只能一次迈出一步。由于他不会打字,90万字的大部头巨作全靠一支笔一个字一个字码起来,这是何等大的工程。

他终于成功了《锦州通史》成稿后,得到锦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将其纳入锦州市文化建设工程,组成了编委会。时任市委书记刘志强为该书题写书名,时任市长王文权为其作序。从此“锦州历史通”的美誉,在锦州史学界不胫而走

红尘中未竟的眷恋

广臣先生退休后,另一部大部头著作——《锦州暨辽西沦陷史》是2015年出版的。

说起这部书还有一段故事。2011年原渤海大学政史系副教授、时年87岁的穆景元先生发起成立了锦州市东北抗日义勇军研究会,穆老聘请广臣先生和我,以及多位锦州市专家学者为该会的副会长。这是我自1973年从5号楼搬出后,再一次与广臣先生近距离交往,使我有幸与他在一起共事了7年。弹指一挥间,38年过去了,此时的我们已由朝气蓬勃的金色年华变成老气横秋的古稀老人了……

穆老对于广臣先生加入研究会喜不自禁,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学问,争论问题,有时甚至争得面红耳赤。广臣说,善于争论是搞历史的基本素质。

当时在研究“锦州是抗日义勇军发祥地”重大课题时,发现在地域问题上,辽西地区始终存在争议。广臣先生凭借着他所积累的丰富史料,撰写的《试论锦州是抗日义勇军发祥地》论文,客观地分析论证了从古至今锦州与辽西地区的地域关系,从而,使锦州是抗日义勇军发祥地的论断更加无懈可击。2012年,《锦州日报》创办专栏,以连载形式展现义勇军研究会的研究成果,共连载了48篇文章,广臣一个人就撰写了16篇,其功底之丰厚可见一斑。

随着义勇军抗战史研究的逐步深化,穆老认为有必要将锦州及辽西沦陷史编辑成书。但穆老考虑自己毕竟是接近九旬的老人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就鼓动广臣先生完成这个任务。

可广臣当时倒有些顾虑:一是担心手头掌握的史料不够充分,二是编著沦陷史这样一个课题是否合适?

穆老深知他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编著一部辽西沦陷史不成问题。针对他担心的第二个问题穆老说,其实一部沦陷史就是一部揭露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血泪史、一部讴歌辽西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抗争史!它将告诫人们以史为鉴,不忘国耻,面向未来,特别是对激励青少年强化社会责任的担当,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

就这样,在穆老的鼓励下,广臣先生决定动笔。不到两年的时间60余万字的巨作付梓出版。2016年荣获锦州市第十六届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三等奖。

出版后,穆老建议广臣将该书赠给吉林省伪皇宫博物馆研究馆员李茂杰先生一本,让其评论一下这部书的社会价值。因为李老师是研究沦陷史的著名专家。

穆老早有耳闻,为了抢救东北三省的抗战史料,中央领导交给东北三省一项指令性重大课题——编纂“东北三史”(即东北抗日联军史、中共满洲省委史、东北沦陷史)的编纂任务。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负责编纂《东北沦陷史》,中央党史研究室指定李茂杰担任《东北沦陷史》综合卷的常务主编。

没想到李老师一下子就看中这部书,并给予很高的评价。李老师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发现东北三省市一级城市有人写本地区的沦陷史,《锦州暨辽西沦陷史》开创了这方面的先河!于是李老师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即建议将这部书列入《东北沦陷史》分卷中的地区卷。李老师的建议立即得到吉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邱志方的赞同。

为此事能够成功,李老师先后三次专门来锦,与以牛广臣、穆景元为代表的研究会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这个问题。广臣先生并根据李老师的意见,重新列出修改大纲,对《锦州暨辽西沦陷史》进一步修改润色。如果这件事成功的话,将是锦州史学界一件大事!

但遗憾的是,广臣先生没有等到这一天……

岁月留不住,相识驻心头。君绝红尘去,奇志耀青史。我搁笔沉思:广臣先生你的心愿未了,怎么就把红尘中的一切眷恋都抛下,匆匆去了天国?你是不是太累了,只是想在那里休憩一后还会回来?因为我知道你对家乡的这方热土依然有着炽热的留恋……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