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的必修课:“小心翼翼”丢垃圾
作者:孙刚 发布于:2019-04-24 16:22:40.0 浏览次数:63

 

纽约客的必修课:“小心翼翼”丢垃圾

/孙刚

据说纽约是“垃圾上的城市”,这意思是说,纽约的大部分土地是多年前垃圾填海造就的。

如今的“大苹果”,每年产生超过1400万吨垃圾,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但总体而言并未“垃圾围城”,分类回收功不可没。

纽约更提出了2030年“零废弃物”倡议,目标是到2030年将垃圾填埋总量减少90%。

丢垃圾需“小心翼翼”

要做纽约客,学会丢垃圾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哪些可以丢,什么时候可以丢,丢在哪里,颇有讲究。

纽约法律规定,居民住户在丢垃圾之前要进行分类。简单而言分成三种:其一是纸张和纸制品,如报纸、书、信件、纸板箱、包装等;其二是金属、玻璃和塑料制品,主要是饮料瓶罐;其三是不可回收的混合垃圾,如厨余物、塑料袋、脏纸巾以及不属于前两类的废弃物。

记者住的公寓有两个可以丢垃圾的地方。底楼楼梯间放着两个蓝色的垃圾桶,用来收集瓶瓶罐罐,纸制品可堆在地上,但纸箱要拆开弄平,如果太大还要切割。地下室门口还有三个垃圾桶,一个放可回收,另两个灰色桶放不可回收物。桶放不下的话可放在旁边,但不可回收垃圾必须装好、袋口扎紧,没有液体渗漏。

这些垃圾由大楼管理员重新整理打包,在规定的时间放在人行道上等待运走。因此漫步曼哈顿街头,经常隔几步就是一堆垃圾袋。一开始有“脏乱差”的感觉,知道其中缘由后也就不奇怪了,而且确实没有什么异味。

相对于公寓,独立房屋住户处理垃圾就麻烦多了。记者有个朋友住在皇后区法拉盛以北十几分钟车程的郊区,他说丢垃圾需“小心翼翼”:“哪天收不可回收垃圾,哪天收可回收垃圾,都有严格规定,搞错日子把垃圾拎出去了可要罚钱!”而且放垃圾的袋子也有明确规定,如装瓶罐要用透明的袋子,装不可回收垃圾必须是黑色的,至少1.5毫米厚,“装错袋子也要罚!”

让人伤脑筋的是,有一些垃圾是不能直接扔的。比如电子产品,大到电视机、冰箱、电脑、打印机,小到鼠标、手机、音乐播放器,又比如药品、化妆品、清洁剂、杀虫剂、油漆、针筒、节能灯泡等,这些都属于“有害、有毒”的高危垃圾,如果随便装个袋子丢在垃圾桶里,完全有可能被罚款100美元。

运气好的话,弃用的家具、家电堆放在家门口,或许有路人取走。但往往是放了好几天也无人问津。没办法,要么开车送到指定地点或打电话叫专门公司上门收取,都要付一笔费用;要么先放在家里,等政府部门或公益机构组织的免费回收活动举行时再处理。朋友说,今年1月皇后区植物园举办了一场电子垃圾免费回收活动,大批住户驾车前往,一上午电子垃圾就装满3大卡车。他那台放在地下室2年多的旧电视机总算是“出送”了。

丢垃圾的难度越来越大带来的一个变化是,像记者朋友一样的普通纽约客在购买商品时往往踌躇不决——现在看起来很好,但日后坏了,不想要了,丢哪里呢?

管理近乎“严苛”

曼哈顿无论大街小巷,每个街口的四个角都会有垃圾桶,形制各异。

仔细看的话,垃圾桶颜色不同,开口也大小不同:放瓶子的蓝色垃圾桶开口最小,放废纸的绿色桶大一些,不可回收垃圾的黑色桶开口最大,差不多能塞进一个中等大小的满装的塑料袋。还有一种“大肚腩”太阳能充电垃圾桶,内装感应器,当垃圾达一定量就会自动压缩,因此容量是一般垃圾桶的8倍;并能通过监控系统实时显示容量,快满的时候工作人员就会来换新垃圾袋。

路边垃圾桶虽多,但只供行人使用。不少垃圾桶上大字标明,“禁止商业或居家垃圾入内,违者罚款100美元”。

有个案例流传甚广。某人在自己的汽车内喝咖啡,喝完后打开车门,随手把咖啡纸杯丢进了路边垃圾桶,结果被暗中巡查的市清洁局工作人员开了张100元罚单。理由是这杯咖啡是那人从家里带出来的,产生的垃圾(纸杯)就属于居家垃圾,不能进马路上的垃圾桶。

如果这个案例有矫枉过正之嫌,那么对商业垃圾的管理更是严苛。以前,占纽约全市垃圾总量四分之三的商业垃圾由专门的公司收集后再进行分类,但从2016年8月起,纽约市推行强制措施,规定所有商户、办公室等商用企业每天制造的垃圾都需要进行分类回收,并必须出钱请经政府招标许可后的专业清洁公司运走。

新规推行后,全城的垃圾可回收率大幅提高了三成,但也惹来不少商家抱怨。一些小餐馆,每月因此增加了数百上千美元的垃圾清运费。而对那些垃圾很少的商家,如礼品店、酒类专门店等,新规就显得分外苛刻了。根据规定,任何自商铺内产生的垃圾,即使是吃完午餐后丢弃的外卖饭盒,都属于“商业垃圾”,不论数量多少,都不能丢弃到街边垃圾桶,带回家处理也不行,必须出钱请清运公司。

另一方面,从垃圾桶里捡垃圾也不可以。纽约有不少人靠拾荒谋生,从路边垃圾箱检出瓶瓶罐罐,拿到商店的回收机器上回收,每个瓶罐可获5美分,运气好的话一天下来收入二三十元。然而有关法律规定,除了市清洁局的工作人员,任何人不可以将人行道与私人房屋门前的垃圾移除,违反者或将处100美元至300美元的罚款。理由是打开垃圾箱或垃圾袋,会导致垃圾溢出弄脏环境。对此不少纽约人持有异议,觉得太不近人情了。

2030任重道远

近年来纽约大规模地推进“堆肥”计划,就是将有机垃圾(食物残渣为主,也包括枯叶等)放置在棕色垃圾箱中,由卫生部门收集,再经处理变成园艺肥料,或转化为能源。目前,食物残渣估计占到纽约所有垃圾的三分之一,将这部分原先填埋的垃圾回收利用,无疑是2030“零废弃物”倡议成败的关键之一。

在华埠共同发展机构工作的关女士说,她所居住的布鲁克林地区几乎每家都发了棕色垃圾桶,桶上面还编了号。她与不少住户已经慢慢养成了将厨房废弃物先收集好,再丢进棕色垃圾桶的习惯。据说纽约市5个行政区已经为350万居民提供了棕色垃圾箱。

不过“堆肥”计划成效不太明显。记者居住的地区就很少看见棕色垃圾桶,住户们还是将厨余类垃圾与其他不可回收垃圾一起扔掉。市清洁局的数据也显示,2018年只回收了4.3万吨的食物残渣,约占食物垃圾总量的5%。

2030年只剩下11年了,“零废弃物”倡议能实现吗?

悲观者认为实现难度太大,甚至把2030“零废弃物”倡议视为一种政治宣传口号。究其原因,还是人们不了解、不习惯、不作为。毕竟,自觉践行垃圾回收再利用,从源头上减少不可回收物,需要的是发自内心的环保理念,再外化为日常行为方式。这需要多年的积淀,需要社会的普遍价值认同,但纽约城市太大,人口构成太复杂,文化背景、利益诉求太多元。如今年初开始实行的禁用非降解一次性塑料饭盒的措施,就让不少小本经营的餐馆叫苦不迭。

更关键的是,作为发达资本主义的高度象征,纽约早已是鲍德里亚所谓“镜像社会”的典型。所以纽约是世界上垃圾最多的城市,同时也是浪费最多的城市,一点也不令人惊讶。除了个别带有表演性的“独善其身”外,大多数人要在商家蛊惑人心的营销前,在媒体日益精巧的暗示中,抛弃消费主义选择环保行为方式,实在是缘木求鱼。

乐观者也有。他们认为,“零废弃物”所倡议的更多的是一种风气,而不是一个刚性目标,是为了营造一种紧迫感,推动全社会营造环保氛围。如看上去成本高、效率低的“堆肥”,虽然2018年只回收了4.3万吨食物残渣,但2017年的这一数字仅为1.3万吨。

另一个好消息是,垃圾确实有所减少。在人口增长的情况下,纽约环境卫生部门2017年收集了250万吨垃圾用于填埋(占全部垃圾的四分之一),低于2005年的280万吨。

当然,还远远不够。

(转自:《解放日报》2019年03月05日08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