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数人环境侵权责任分担机制及司法适用
作者:包建荣 郑小丽 发布于:2019-02-25 20:24:31.0 浏览次数:90

 

浅析数人环境侵权责任分担机制及司法适用

 / 包建荣  郑小丽

环境问题一直是备受各界关注的话题,环境侵权也是诸多侵权形式中最为特殊、复杂的一类侵权形式,其最终也将通过司法途径予以有效解决。笔者在梳理大量的法院裁判结论的基础上,总结得出在我国目前的司法审判实践中,涉及到数人环境侵权的司法判例,均不同程度反映出我国在数人环境侵权责任分担机制上的混乱局面,惩罚与责任不相符,导致大部分判决结果都差强人意。本文笔者将结合具体案例,分析在不同的数人环境侵权形式下,侵权人应当承担的责任形态,仅供参考。

关键词:数人环境侵权  责任分担  司法适用

 

一、数人环境侵权行为的界定

数人环境侵权行为,顾名思义即数个行为人的环境侵权行为共同导致了同一环境损害结果发生的行为。依据我国目前的主流观点,数人环境侵权主要分为有意思联络的数人环境侵权及无意思联络的数人环境侵权。“意思联络”是指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行为人,基于其主观上的共同故意和过失(都认识到了某一损害的发生)而导致他人遭受损害。因此,本文的论证是以多数主体(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共同的环境侵权行为为前提的。

二、我国数人环境侵权责任之司法适用现状

   目前,关于数人环境侵权责任承担之法律规定主要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第8条、第10条、第11条、第12条、第6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司法解释》(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司法解释)第111条、第112条、第113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环境侵权纠纷解释)》第2条、第3条、第4条以及其他环境专业领域方面的法律。在具体适用上,通常认为,被证明为有意思联络的数人环境侵权,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第8条、环境侵权司法解释第2条,各侵权人对外均承担连带责任。对于无意思联络的数个环境侵权人,其责任承担的法律依据为侵权责任法第11条、第12条、第67条以及环境侵权司法解释第3条、第4条,该责任可能为按份责任,也可能是连带责任。在此种情形下,承担按份责任或连带责任的判断依据是环境侵权人的侵权行为是否足以造成全部损害发生,如果部分侵权人的行为足以造成全部损害,则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1条,是连带责任,反之,承担侵权责任法第12条规定的按份责任。

众所周知,在我国的司法审判实践中,这样的责任分担机制存在着诸多矛盾。首先,侵权责任法第8条规定的“共同侵权行为”,适用的归责原则为过错责任原则,而数人环境侵权作为特殊的侵权类型,其适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因此,在此问题上,数人环境共同侵权属不属于广义上的共同侵权就值得商榷,毕竟再怎么淡化行为人的主观过失,也不应当放弃共同侵权行为对主观要件的要求。其次,对于无意思联络的数人环境侵权,归责依据的适用也有难处,侵权责任法第11条、第12条适用的前提是第67条及环境侵权司法解释第4条的规定,即先判断污染者的行为是否足以造成全部的损害以及判断各侵权人责任大小的依据,这在具体适用上仍存在证明责任的分配问题,在文章下面部分着重阐述。

三、数人环境侵权责任担机制之类型化分析

数人环境污染侵权案件是一类专业化、复杂化的特殊案件,这类污染企业大多都是聚集在某一片区域,其污染物排放量大且种类复杂,持续时间长,不同的污染源混合在一起造成污染,往往很难具体分清是那家企业哪类排放物质造成了多少的损害。环境侵权司法解释施行后,在具体的审判实务中,仍然很难完全解决数人环境污染侵权的责任承担问题。因此,不管是从理论还是从审判实践都有必要对这类污染行为进行一个类型化的区分我们这里主要讨论无意思联络的数人环境污染侵权行为的类型主要两种情形:环境分别侵权之环境择一危害行为(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0条)和环境聚合危害行为(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1、第12条

(一)环境分别侵权之环境择一危害行为

案例(选自北大法宝网)】被告渤海钻探与被告大港油田签订了钻井工程合同及试油工程合同。渤海钻探为大港油田就位于黄骅市南排河镇东高头村西六口油井进行钻井及试油工程。2011年下半年渤海钻探开始施工,2012年2月之前钻井工程完工,2012年2月至4月进行试油和压裂,2012年5月4日油井全部交接验收完毕。2012年初,原告四人合伙承包经营黄骅市南排河镇东高头村村西600亩左右的精养池,该精养池与正在开采的六口油井相邻。2012年4月20号左右,原告发现养殖水面出现油污污染,养殖的虾蟹大量死亡。原告于2012年4月19日委托黄骅市环境监测站对虾池水质进行了采样化验,化验结果为高某甲虾池水质石油类含量超标。2012年6月18日黄骅市水产局委托鉴定单位对虾池中三疣梭子蟹、日本对虾中所含的石油烃含量进行检验,检验结果为石油烃含量不合格。另查:在原告养殖虾池地附近除被告开采的油井外无其他污染源。

法院最终判定二被告依据侵权责任法第10条承担连带侵权责任。判决的理由是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材料,可以认定原告就存在污染及污染源问题完成了应尽的举证责任。而被告方承认有六口井与原告经营的虾池相邻,没有举证证明存在其他污染源,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存在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二被告对原告的损失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上述案件涉及到了环境择一危害行为的认定、举证责任的分配以及责任承担方式的选择等问题,具有典型性。

首先,关于环境择一危害行为的认定。环境择一危害行为:即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环境污染行为,但只是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污染行为实际造成他人损害,可是却无法确定具体的侵权人,故由全部的环境污染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李慧玲、陈颖:《无意思联络数人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研究》,载《吉首大学学报》2014年第4期。虽然在理论上存在这类问题的假设,但在实际生活中这种情况还是极少出现的。

其次,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法院在遇到这类环境侵权案件的时候,首先考虑到的就是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0条之规定。案例当中,原告的精养池受到了石油的污染,造成了较大规模的损害,但很难确定是渤海钻探还是大港油田的排污行为导致的,按照第10条面意思来理解,似乎适用连带责任也合情合理。然而共同危险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因果关系的选择,这项制度设立的价值就在于要消除受害人因缺乏证据而无法证明因果关系的困难。故当原告不能证明出具体的侵权人时,就推定渤海钻探和大港油田作为一个整体与环境损害后果都存在联系,如果欲主张不存在因果关系,则渤海钻探和大港油田就要提供证据来推翻这种推定。由此可知侵权责任法第10条并不是归责事由的规范,也不是责任成立要件的规范,只是一个证明责任分配的规范程啸:《多人环境污染损害中的因果关系形态及责任承担》,《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2期。即原告对具体的侵权人承担举证责任,被告就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如此看来,在不能查明究竟是哪一个或者说哪几个污染企业的排污行为造成损害的环境择一危害侵权案件中,被侵权人完全可以直接适用侵权责任法第66条来使所有的危险企业都承担责任,而不用考虑侵权责任法第10条的适用。因此案例当中,原告完全可以直接主张适用侵权责任法第66条来排除自己依据第10条对具体侵权人的举证责任。

(二)环境分别侵权之环境聚合危害行为

案例(选自北大法宝网)】原告马承包东阿县果树高新技术开发公司(又称:基地)的果园地6.16亩及其地上所有房屋、树木、苗木等,原告的果园与三被告相邻,原告的果园在西侧,三被告在东侧,被告金鑫公司与被告天元公司南北相邻,金鑫公司在南,天元公司在北,鹏诚公司在金鑫公司院内。某天,原告到果园内查看苹果树,发现苹果树出现叶黄、落叶并出现落果、部分树死现象。原告随即向农业局报告情况,随后,东阿县农业局委托山东省分析测试中心对正常的苹果叶片及原告受污染的苹果叶片进行检验,结论受污染的苹果叶片含硫量明显超标鉴定书中认定:经过技术调查组深入现场实地勘察及现场调查……受害园林果树苗木及温室大棚黄瓜受大气污染伤害程度距离上述两厂(即金鑫公司和天元公司)越远,叶片伤害呈逐渐减轻趋势。

法院审理结果:被上诉人金鑫公司事发时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且证人证实已经停止生产。上诉人天元公司和被上诉人鹏诚公司分别排放污染物,且两公司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1“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上诉人天元公司和被上诉人鹏诚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根据法院的裁判结果,各污染主体之间的环境污染行为构成共同侵权,并且每个污染企业排放的污染物都足以造成全部的损害这类污染行为在理论上称之为环境聚合危害行为环境聚合危害行为是指在环境污染侵权中存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排污主体,因其排污行为同时造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侵权损害结果,即使没有其他排污主体的加入,任何一个加害主体的排污行为,也均足以造成全部损害。法院在审理这类环境分别侵权之聚合危害行为案件的时候,通常适用的是环境侵权司法解释第3条的规定,即两个以上污染者分别实施污染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一个污染者的污染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被侵权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11条规定请求污染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1日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自2015年6月3日起施行

上述案例当中,法院根据原告马的请求,判决被告天元公司和鹏程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判决理由就是经审查认为天元公司和鹏程公司的排污行为均足以造成原告家果园的损害结果。这里面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举证责任的分配,既然原告主张适用侵权责任法的第11条,那他就应该提供充分的证据来证明两被告的排污行为分别足以造成果园的损害结果,但是案例当中根据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只能判断出这两家企业的分别排污行为与果园的损害存在因果关系,并未分别鉴定得出两家企业的排污程度如何。事实上,天元公司于2005年就投产使用,而鹏程公司于2009年才开始建设,2010年3月才开始进行生产,事发时间在2010年4月3 日甚至更早,金鑫公司在2010年2月被吊销营业执照之前也曾进行过生产,这三家企业在不同的时间段都有过排污行为,而且排污的时间长短不一,没有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就草率的认定天元公司和鹏程公司的行为均足以造成果树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责任,实在有失公允

四、无意思联络的数人环境侵权责任归属与承担

在我国审判实践中,无意思联络的数人分别实施环境污染行为造成同一损害的案件,法院基本上都是直接认定全部污染者要向受害人承担连带责任,并不会考虑每个污染者污染程度之区别。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很大的原因在于裁判者错误地理解了环境污染侵权损害赔偿中的因果关系推定规则当加害人不能证明自己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时候,就推定其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承担连带责任。忽略了不同主体污染程度不一的情况,这样无疑会加大某些污染小成立时间短的中小企业发展压力。

笔者认为,在无意思联络的数人环境污染侵权案件中,对于环境侵权责任的对外承担,不宜草率适用连带责任,而应把握住证明的关键环节,起诉一方对污染者的存在负一般举证责任,同时,还应当举证证明加害人的加害行为足以造成涉案环境损害的发生,也就意味着,加害人除了证明可能的加害人存在,还应当证明其主张承担连带责任的被告行为足以导致涉案损害后果的发生,这是被告可能承担连带责任的基本前提。这个证据材料可反映在鉴定报告里,鉴定机构不仅要对损害的结果进行鉴定,还应当对污染源、污染物质、污染范围、污染程度作出鉴定。该鉴定责任由原告承担,法律不能期待被告自己去证明自己侵权。毕竟推定污染者的污染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不等于推定每个污染者的污染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上述二案例当中的裁判者就是混淆了这一点。

综上,在环境分别侵权之环境聚合危害行为情形下,被侵权人如果要主张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1条要求污染者之间承担连带责任,那么他就必须证明每个污染者的污染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如果不能证明,那么法院裁判者就应当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2条规定的按份责任程啸:《多人环境污染损害中的因果关系形态及责任承担》,《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2期)。在环境分别侵权之环境择一危害行为情形下,除非污染者可以排除因果关系推定,否则通常情况各个污染者应依据侵权责任法第12条承担按份责任而不是连带责任

(作者单位:浙江人民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