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公共服务:以标准化、法制化推动机会均等
作者:程晖 发布于:2019-02-25 20:15:57.0 浏览次数:31

 

基本公共服务:以标准化、法制化推动机会均等

/程晖

“十二五”和“十三五”时期,我国先后制定并实施了两部国家级基本公共服务规划,在各地区各部门的共同努力下,覆盖全民的基本公共服务制度基本建成,各级各类基本公共服务设施持续改善,国家基本公共服务清单项目全面落实,保障能力和群众满意度逐步提升,但是仍然存在着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质量参差不齐、服务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不适应等问题。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务标准体系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旨在建立健全基本公共服务标准体系。

“在我国,公共服务长期是城乡分割分治的,因此强调机会均等尤为重要。机会均等的实现,离不开可操作性的量化标准以及相应的制度安排,基本公共服务既不能简单地平均化和无差异化,又必须设定政府‘兜底’的量化标准,如果没有供给数量、质量、可及性等量化标准约束,机会均等就有可能落空。”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联合国儿基会日前共同举办的“推动全面脱贫攻坚和公共服务高质量发展研讨会”上,常年从事公共服务研究的武汉大学教授卢洪友表示。

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化是一个动态机制

卢洪友谈到,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化是一个动态机制。标准体系是趋于稳定的,但又必须根据复杂多变的实践环境进行阶段性调节,因而呈现出从制定标准、执行标准、评估标准、提升标准往复循环、螺旋式上升的状态。标准化尽可能具有一定的弹性,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达到公共资源充分利用的一个最佳程度。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运用标准化的原则和方法,能够使得服务供给数量指标化、质量目标化、方法规范化和过程程序化,进而确保公民获得保障公民享有优质与有效的基本公共服务。

他分析了目前我国公共服务标准化的现状。作为近几年来刚兴起的全新的标准化领域,还处在成长和发展期,而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化更是一个刚刚起步的领域,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从全国层面看,以《“十三五”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规划》为对应的八大领域的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建立情况并不理想。据统计,目前,公共教育领域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有9个,劳动就业创业领域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有1个,社会保险领域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有1个,医疗卫生领域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有29个,社会服务领域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有6个,公共文化体育领域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有20个,残疾人服务领域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有2个,而住房保障领域目前没有对应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目前有的国家级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制定的标准比较健全,可是有的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虽然成立了,但在发布和计划制定标准上却是空白,甚至有的领域都没有对应的基础公共服务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从在地区层面看,各地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化探索都在不同的领域积极展开,但是由于我国各地公共服务发展不平衡,城乡、地区之间公共服务标准化水平也就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优势明显的是中东部地区,特别是以北京市、上海市、广东(广州市)等一线城市为首,特色领域突出;其次浙江省(杭州市、绍兴市)、安徽省、江苏省(南京市)、山东省(聊城市、新泰市)等省的省会及城市,整体标准化水平也较高。

在领域层面,可以看出,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化进度在各个领域之间也存在显著差异。公共文化体育领域标准最多,住房保障领域标准最少两者相差近15倍。

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不能一蹴而就

卢洪友谈到,由于中国人口多、地区间以及城乡间发展差距大、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水平低和均等化水平低等客观因素的存在,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将伴随中国市场化、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整个进程。在这个漫长、艰巨、复杂的进程中,没有通行的模式可循。

中国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标准化、法制化之路,要根据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吸取发达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标准化、法制化的经验和教训,研究解决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标准化、法制化理论、制度以及体制机制问题。

“那么如何推进中国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标准化、法制化呢,其实西方将近200年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过程,已经给我们积累了几点经验教训。”卢洪友说。

一是基本公共服务标准化、均等化是相对的、动态的,不是静止的、绝对的,它是伴随整个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之中的。二是建立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标准化体系并不意味着建立福利社会。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必须考虑到经济、财政的可持续性,要保证让最大范围的人,享受到最基本的公共服务。三是建立和实施可持续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标准化、法制化制度,离不开政府与公民间的良性互动,就中国社会公共事务治理中存在的普遍问题看,能否合理界定均等化中的政府职能及选择职能实现的有效方式,是取信于民的关键。

保证基本公共服务供给的可持续性

卢洪友还谈到,要立足于现代市场经济,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在资源配置中的关系,解决政府“越位”与“缺位”问题。政府配置职能应集中于公共服务的提供,特别是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可持续提供和大致均等化提供,以此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支出效率。同时,保持合理稳定的宏观税负水平,使税收与GDP保持大致同步增长。

如何循序渐进提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卢洪友谈到,一是着力解决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水平与地方财政能力“挂钩”所导致的地区间非均等问题。二是着力解决基本公共服务受益水平与户籍、职业、居住地等因素“挂钩”导致的居民间非均等供给问题。三是着力建立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供给的数量标准、质量标准和可及性标准等制度框架,并建立相应的激励约束机制以及均等化供给评估程序与方法。

“加快法制化进程,完善现行法律对基本公共服务的规定、推进立法、提升立法层次。通过法律的强制性,明确基本公共服务的兜底标准和地方政府的供给责任,是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法制化进程的必然举措。”卢洪友表示。

转自中国经济导报2018年12月20日09版)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