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界一哥”的暴戾人生
作者:高达 发布于:2018-12-28 13:10:24.0 浏览次数:28

 

“警界一哥”的暴戾人生

/高达

2018年7月13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安徽省司法厅原副厅长程翰涉嫌受贿、徇私枉法一案在该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程瀚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犯徇私枉法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

需要用钱张口就“借”

程瀚1981年9月至1985年7月,就读于安徽大学法律系法学专业,毕业当年即进入安徽省公安厅工作。2007年4月,他从安徽省公安厅机关到合肥市公安局出任“一把手”,这一干就是七年。2011年4月至2014年8月,任合肥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2014年8月,程翰调任安徽省司法厅任副厅长、党委委员。

安徽华华电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某与程翰系老乡,为了讨好程瀚这个手握实权的老乡,2006年春节期间的一天,叶某主动来到程瀚位于省公安厅宿舍送给他5万元现金和三四条“玉溪”香烟,给他这位老乡拜年。

2008年6月的一天,程瀚打电话给叶某,告知他自己房子需要装修,向叶某“借”30万元现金,当晚叶某亲自把30万元现金送到了程瀚的省公安厅宿舍。2009年7月的一天,程瀚又打电话给叶某说,其装修滨湖春天的房子需要钱,叶某二话没说,再次将35万元现金送到程瀚的省公安厅宿舍。2010年6月,程瀚以其子在芜湖买房子,让叶某准备50万元,当晚叶某便将50万元现金装在两个纸袋子亲自送到了程瀚家。程翰前前后后向叶某“借”了230多万元。作为回报,程翰对其老乡叶某所托之事,也都是尽力办妥。2009年3月的一天,合肥公安某派出所出警至某公寓会所,发现有人赌博,拟对四人治安拘留,其中就有叶某的老乡。叶某找到了程翰,表明了来意,程翰让合肥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张某处理此事。后来这四人交了点罚款,未被关起来。

2009年7月份左右,郑某想竞选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县某村镇银行行长职位,便找到自己妻子的姐夫程瀚帮忙。程瀚便告诉郑某,其通过省政府某领导和徽商银行高层打过招呼了,应该没问题。郑某也如愿以偿,然而郑某的梦魇也就此开始。上任不久,程瀚便对郑某说,准备给自己儿子程某某在芜湖买房,让郑某准备50万元。2009年11月份左右,程瀚说要买房子,让其准备40万元,郑某不想给,程瀚态度很不好,并说“能让郑某上去也能让郑某下来”。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郑斌只得拎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到程翰家,对程瀚说:“你要的东西我给你送来了。”郑某前前后后借了140万元给程瀚,但程瀚直至案发都没有归还。

看到喜欢的东西开口就“要”

程翰喜欢名表,经常戴着价格不菲的名表出现在各种场合。“不怕领导讲原则,只怕领导没爱好。”一些有所图的老板投其所好,给程翰送玉石、名表,美其名曰玩玩、欣赏欣赏,其实这些老板都心知肚明,程翰不还,他们是不会要的。

叶某朋友刘某找到叶某,希望能为其办理一副好的车牌照,叶某便找到自己的老乡程翰。程翰打了一个电话,便顺利办妥此事。2008年四五月份的一天,程瀚要去美国出差,便打电话给曾经有求于自己的张某,让张某给其买一块名牌手表。没多久,张某便去香港买了一块价值达42.5万元的手表送给程瀚。

2009年,安徽地徽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蒋某请程翰帮忙,处理朋友一起酒驾。在程翰的直接关照下,酒驾直接予以“摆平”。2013年的一天,其请求程瀚出面为其办理两副“靓号”车牌,程翰也都予以顺利解决。有了帮助他人之忙的理由,程翰“借”东西变得更加肆无忌惮。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程瀚以搬新家为由,让蒋某送一件青铜器给他。蒋某得到指令后,送了一对清代的仿古青铜器花瓶给程翰。

仰某在合肥开发房地产及经营某公馆期间,程瀚都尽心帮忙,亲自给公馆辖区分局、派出所干警打招呼让关照。2012年,仰某所开发的楼盘廉价销售,程瀚打电话让下属宋某某安排干警到现场维持秩序。该公馆酒店的审批、检查、集团楼盘开盘、拆迁和劳务纠纷等方面程翰都全力予以支持和照顾。

仰某有一块价值达1300万港币的手表一直让程翰垂涎三尺。2014年上半年,仰某回国扫墓时请程翰吃饭,程翰又一次提出要“玩玩”这块表,仰某无奈,只得和程瀚来到家中二楼,从保险柜里取出这块表,程瀚将表戴到自己手上,并在饭后带走。仰某考虑到程瀚的身份、官职,不敢得罪他,没敢拒绝。

作风霸道污染政治生态

在合肥市公安局局长的任职七年里,程翰获得了众多称号,人称“耳光局长”“茅台局长”“流氓局长”。

在工作上,程瀚非常粗暴,开会时听不得不同意见,想批评谁就批评谁,想骂谁就骂谁。有一次他酒后到一基层派出所,一民警没有向他敬礼,程瀚大发雷霆,并打了该民警,骂其“不长眼”,还多次在内部大小会议上将此事作为反面案例,斥为“不懂规矩”。

2011年秋天,在和平国际大酒店因意见不合,程瀚在一次饭局现场当众掌掴合肥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由于用力过猛,这位副局长被打掉了一颗牙齿。打副局长事件发生后,这名副局长的家属一直向安徽省有关部门举报程瀚,彪悍局长的“耳光局长”名号也越来越响亮,在合肥市被街谈巷议了很多年。

程瀚喝酒喜欢喝茅台,甚至非茅台酒不喝。当年,程瀚曾安排专人开着皮卡去机场拉茅台酒,人称“茅台局长”。除了喜好茅台,程瀚对红酒同样青睐有加,曾安排专人去上海采购拉菲。合肥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楼上、特警支队食堂二楼有很大一个包厢,如同夜总会,就是为程翰设置的,有很多高档的红酒、洋酒、啤酒。

生活中堕落不堪,程翰将多名女干警发展成情妇2013年上半年,王某某通过网上相关新闻得知偷拍官员隐私视频,可以敲诈到财物。于是购置了4套针孔摄像头和1台笔记本电脑,分别入住了合肥市天鹅湖大酒店、皇冠假日酒店、万达威斯汀酒店安装偷拍设备,准备“守株待兔”。

2014年4月,王某某和李某某再次入住酒店将摄像头取回。通过对所拍视频的筛选和对比,王某某发现偷拍的不雅视频中涉及时任合肥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的程瀚。两个月后,他们专门跑到杭州,买了部二手手机和新号码,将存储有不雅视频的U盘及一封手写信件,快递给了程瀚。

信上写着:“U盘里的视频是关于你的,请你放心,我们不会向纪委移送也不会向其他单位寄送。”收到U盘的程瀚大为光火,立即指示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某不办立案手续、直接动用技侦手段追查此事。令人咋舌的是,负责处理这个案件的一名女警就是视频中的“女主角”。

王某某在网上看到快递已被程瀚签收后,便打电话过去要钱,谁知被程瀚态度强硬地拒绝。坐过牢的李某某觉得情况不对劲,便让王某某赶紧丢掉手机,自己也逃往千里之外的内蒙古鄂尔多斯。

在程瀚的督促下,该案件“迅速告破”。王某某虽然在高速上扔掉手机,但还是未能逃脱被抓获的命运。寄出快递还不到一周,王某某就在淮北家中被抓,带到合肥市公安局接受审讯。待王某某交出所有U盘后,程瀚以其态度不错为由释放。至于另一名敲诈者李某某,虽然已被合肥警方锁定并准备实施抓捕,但程瀚见不雅视频已经销毁,便要求放弃抓捕。说抓人就抓人,说放人就放人,程翰真可以说是为所欲为。

作风粗暴,大权独揽,程翰从“一把手”沦为“一霸手”一些不愿与其建立人身依附关系的干部被排挤打压;一些原本正直的干部为保住职位也不得不曲意逢迎、巴结讨好甚至送礼行贿;一些投其所好的下属则进入程瀚的小圈子,成为“家臣、家丁”。程瀚落马后,200多名干部被约谈,交警支队支队长宋某某、公共交通分局(便衣侦查支队、视频侦查支队)政委杨某某等一批干部悉数落马。

程翰自身是如何认识这种现象的呢?从其悔过书中可见一斑。“由于不注重自身修为,不注意修补性格缺陷,自己缺乏涵养,脾气暴躁,个性张扬,稍不如意即暴跳如雷,从而使我失去了很多诤友,甚至连家人、至亲也失去了劝诫的耐心和勇气。这种性格缺陷,使我常常对领导缺乏应有的尊重,对同事缺少必要的尊重,对家人缺少必要的耐心。工作中作风霸道,生活中任性妄为。这种性格缺陷使得事业受损、朋友受伤、家人受害。当然,最终最大的受害者还是自己。性格缺陷是自己平时不注重内修造成的。”

转自:《检察风云》2018年第21期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