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养情妇的“移动”老总
作者:仲建 发布于:2018-10-31 08:08:07.0 浏览次数:51

 

包养情妇的“移动”老总

/仲建

2000年中国移动集团正式组建,王建根担任湖南移动的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就在这一年,在KTV坐台的章玉成为他的情人,王建根开了挂的人生也从此发生逆转。2018年2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王建根因受贿罪面临有期徒刑十一年,罚金200万元的刑事处罚。

KTV小姐华丽转身

王建根出生于1953年,担任湖南移动老总时已经47岁。2000年6月的一天,深圳某信息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倪某路过长沙,为尽地主之谊,王建根安排了酒宴,让自己的铁杆兄弟龙曙光一起作陪。

90年代初期,王建根在邵阳市担任过邮电局领导,因为工作关系,结识市委秘书龙曙光,两人兄弟相称,多年来相互提携。王建根上任湖南移动老总时,龙曙光在省级机关谋得一个闲职。他经常参加王建根安排的喝酒、唱歌等应酬活动。这天,三人酒后意犹未尽,一起到KTV唱歌。

王建根在包间吼了几嗓子,便没了兴致。龙曙光与老板比较熟,让其推荐新人作陪。于是,李春花羞羞答答地出了场。李春花芳龄19岁,王建根见她俊俏的模样,不由用又宽又厚的手掌抚摸着她的小手,这个情景,被龙曙光看在眼里。第二天,他找KTV老板打听底细,知晓李春花的父母是老实的农民,家里还有两个弟妹正在读书。李春花念完高中,为减轻父母的生活压力,放弃了高考的机会,出来打工。此次是第一回陪客人。

听完龙曙光介绍的情况,王建根认为李春花身世清白,决定培养她做情人。王建根认为李春花的名字太乡土,帮她改名为章玉,年龄也改成21岁,重新办了身份证,户口落在了绥宁县。他还把章玉送到湖南某大学读书。2004年,章玉大学毕业,由倪某安排,在深圳信息科技公司做业务员,每月工资为833元至3130元不等。实际上,章玉所做的业务主要来自湖南移动的订单。羊毛出在“牛”身上,为感谢照顾生意,倪某经王建根同意,以他人名义多发两份工资给章玉。2006年12月,章玉从公司离职,其名下工资仍发至2008年7月。章玉实际在深圳公司工作两年半,多领工资69.4万元。

代理为名变相受贿

王建根与章玉建立情人关系,龙曙光功不可没。两人约会、开房的费用全是他所出。无利不起早,龙曙光之所以巴结王建根,主要想通过对方赚点钱。

王建根是一个投桃报李的人,2004年底,他在海南经四川移动总经理李某的介绍,认识了深圳某礼品公司的老板姚某。初次见面,姚某双手抱拳:“王总,日后到湖南开展业务,务必鼎力相助哦!”对在酒桌上的请托,王建根并不当真,他应酬说:“一定竭尽全力。”不曾想一年后,姚某带了公司的资料和样品,不期而至。时隔不久,移动手机筹划开展促销活动,王建根打算让姚某来湖南开展业务,但如何让情人章玉和铁杆老弟龙曙光从中分一杯羹呢?

2006年下半年,龙曙光约请王建根、章玉一起吃饭,王建根说:“阿玉闹着要离职,正好深圳有一家礼品公司准备到湖南来发展,移动可以照顾一些生意。礼品公司也肯定要支付业务费。索性你们两个合伙做礼品公司在湖南省代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好办法。”龙曙光和章玉异口同声赞成。王建根考虑章玉出面还嫩了一点,要求龙曙光与对方洽谈。他向龙曙光面授机宜:“到时候跟姚某谈业务费,提点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适可而止。”

到了约定的时间,王建根介绍龙曙光和姚某认识后便抽身离开。龙曙光声称,湖南移动为了绑定和拓展客户,对促销礼品业务需求量比较大,接着投石问路:“我和王总是老铁,湖南的业务是否让我全权代理?”姚某说:“代理的形式在公司操作不了,如果湖南的业务能够开展起来,我们可以给些佣金。”当天,他们谈好业务费按订单货值的4到5个点提成。分手时,他向龙曙光表明,虽然不能做代理,但公司打算在湖南设立办事处,负责人由龙曙光推荐。当龙曙光转达姚某的意图后,王建根当即决定:“办事处主任就让阿玉干吧。”

2006年12月,章玉通过应聘形式,跳槽到礼品公司,双方的劳动合同中,明确了工资和奖金待遇。王建根授意龙曙光和章玉对半分利。

因为龙曙光和章玉的利益所在,从2007年到2009年,王建根每年会为深圳公司的市场份额打招呼。2009年初,湖南移动预算给深圳公司的业务份额为5000万元,姚某认为达不到要求,让章玉找王建根出面,王建根直接关照采购部的负责人提高份额,该年度向深圳公司采购的预算立即调整为7000万元。得益于王建根的悉心关照,2007年至2009年,礼品公司湖南办事处业绩高达1.6亿,龙曙光先后四次到深圳礼品公司提取好处费550万元。对于为何每次由龙曙光去拿业务费,三人心知肚明,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洗脱王建根受贿的嫌疑。

“平安着陆”后落马

2010年,中国移动发生官场地震,多个高管相继落马,其中包括四川移动总经理李某。此时,也有人传言湖南移动的贪腐问题,王建根想到认识姚某就是四川移动公司李某牵线,担心他们之间有不正当的经济往来,拔出萝卜带出泥。于是,他找到龙曙光和章玉,要求两人将钱退出。

2012年1月20日,龙曙光来到姚某办公室,递上两张存有300万元的银行卡:“老板(王建根)让我把钱退给你,钱用了一些,大部分还在。”姚某执意推辞:“没事没事,我也不会出什么问题。”龙曙光不敢忤逆王建根的意思,丢下两张银行卡转身就走。

其实,姚某对龙曙光的把戏看得明白,龙曙光只是退给了他两张银行卡,密码并没告诉他,他也没有身份证,里面的钱根本不可能取出来。这明摆着银行卡先让姚某保管着,等风声过后得还回去。于是,姚某发了一个短信给王建根,“老板,你的东西我收到了,请你放心。”

2012年2月,王建根已到花甲之年,中国移动免去王建根湖南移动总经理职务。此时他正打算退休回去养老,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平安着陆了。”没有想到,2015年1月前后,湖南移动副总经理周某、郭某相继因涉嫌受贿被立案侦查。不久,中央巡视组进驻中国移动等央企,为期两个月。2015年4月20日,王建根被带走接受调查,8月6日被逮捕。

在检察机关侦查期间,王建根主动交代了收受某信息公司股东张某所送干股和现金价值300万元以及其他3笔累计100万余元的问题。

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从2000年至2013年,王建根在中国移动通信湖南有限公司担任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期间,利用其主持湖南移动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与其他同案人共同收受单位或个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1019.7万元。2017年6月13日,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王建根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

王建根不服一审判决,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称龙曙光、章玉代理礼品公司所得及章玉工资所得不应计算在其受贿数额内。

二审审理认为,姚某的证言及王建根的供述证明,王建根和姚某先形成了行受贿的意图,龙曙光是王建根受贿犯罪的共犯。章玉为王建根的情妇,事先与王建根、龙曙光对收受“代理费”有共谋,也是共犯。管王建根自己没有分钱,但王建根安排龙曙光、章玉平分受贿款,实际是对受贿款的处分,不影响其受贿罪的成立。章玉在深圳除领取一份正常工资外,还收受以他人名义发放的两份工资,此外,章玉离职后仍领取了近一年的工资。两高《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对特定关系人“挂名”领取薪酬问题规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要求或者接受请托人以给特定关系人安排工作为名,使特定关系人不实际工作却获取所谓薪酬的,以受贿论处。”章玉领取他人名下工资及离职后的续发工资本质上为“不劳而获”的财物,应认定为受贿款。对此,王建根是明知的,应认定王建根与章玉共同受贿。

2018年2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王建根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刑事裁定。

王建根接到终审刑事裁定书的十天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也驳回了章玉的上诉。章玉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其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转自:《检察风云》2018年16期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