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的草原
作者:郑少如 发布于:2018-08-30 06:31:37.0 浏览次数:106

 

蔚蓝的草原

 / 郑少如

 

我是去寻找水去了,大漠太久了。漠边有一半是水,水却莫衷一是。唇在干裂,手脚皴裂,沙尘逞威,是春歌的主旋,枯枝丛草,躲春去!

这回不是湖,不是海,是比湖比海更大的洋!第一次见到她,第一次接触她,第一次靠近她,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她!啊!好大,太无力了,不是大,是无边,是无际,是茫茫,是浩瀚……是穷词了,是无力了,是无能了!

甲板上,扶着栏杆,任海风吹着,不是沙打在脸上那种疼痛,是带着雾濛濛轻轻地抚摸,是带着略有腥味的另一种不曾相识的味道。豪华邮轮,10万吨级13层,在电影“泰坦尼克号”里见到的,不敢称这个名字了,叫做“歌诗达幸运号”又有诗意,又显吉祥,意大利船上载着满满的三千余众的中国人。豪华至极,意大利餐厅,歌厅,舞厅,歌剧院正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赌场,五星级酒店,泳池,温泉,享尽人间富贵,我只想看海,一次看到海尽头。

邮轮轻轻划过海面,后面一条整整齐齐龙一般的浪花。这浪是有声音的,这才是一曲欢快的交响。

太平洋上刚刚出来的太阳是红的,一会儿是桔色的,一会儿变白了。镶嵌在浪花上,浪花是银色的,一朵一朵跟着船儿跑!月亮出来了,整个海面镀成银色,星星太小了,慢慢跟着向后移去,闪着,亮着,不断地,不断地向后移动而去。

身儿躺在太平洋上,第一次觉得船是那么小,床是那么小,人是那么小,可心儿是从来没有过的那么大! 

想起了什么:“零丁洋里叹零丁!”的文天祥,想起了东渡的徐福,想起了鉴真和尚,想起了郑和……也是这片海吗?也是这个洋吗?也是这些浪花吗?是,她们绕了一圈又一圈,几千年,几亿年这么绕着绕着,又绕回来了,带着先祖们的脚步!

浪花里仿佛写着许多字,写着许多诗行,藏着许多音符,育着许多舞步。我阅着,读着,听着,看着。好像懂了些,明白了些,我高兴着,激动着,兴奋着。那么多先人,古人,前人跟我说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一件件神秘的传说。我差点儿跳起来,原来浪花是这么丰富,这么多彩,这么让人着迷。

躺在甲板上看天,天是蔚蓝的,天上一朵朵流云,也似浪,那是海吧!那是洋吧!一定是的,海是蔚蓝的,天也是蔚蓝的,海是有浪的,天是有云的。我努力地看,好好地看,看哪,看哪,越看越看不清了,越看越看不清了!似幻,幻梦,似梦,似幻,在梦幻中体味着,享受着,诗意着。

我忽然明白了,不是天,不是海,是草原,是草原。草原也是这么无边,草原也是这么无际,草原也是这么浩瀚,草原也是这么茫茫……天上有星星,海里有浪花,草原有羊群,对了,对了,这才对了,我高兴地唱了起来,跳了起来,什么天,什么地,什么海,什么洋,这是草原,那辽阔的大草原,天上草原,梦中草原,这是蔚蓝色的草原!

 

郑少如笔名秋子,1937年出生。包头大漠文化艺术中心理事西口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内蒙古八届人大代表内蒙古文史研究馆馆员包头突出贡献的拔尖人才高级农艺师著有《秋子文集》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