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骨铸书魂
作者:张桂芝 发布于:2018-08-30 06:26:38.0 浏览次数:132

 

风骨铸书魂

——忆文学评论界的一面旗帜李万武先生  

 / 张桂芝

提起李万武的名字,可能在文学评论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深得文学评论界宿将郑伯农、李建军的赞赏。虽然他身居辽西一隅,却放眼文坛全景,以真诚与良知构筑了他独特的文学、艺术批评风格。他好像一棵不老的常青树,从青年到暮年,始终以旺盛的生命力战斗在文坛上,勇敢地捍卫文学的尊严与价值。在他的笔下,决不容许某些作家蛊惑、纵容人深溺于极度自私的道德放纵和精神堕落。就在病重期间,他仍然执着地守望着这块阵地,以睿智的目光观察文坛的风向,不时发出自己独到的见解,甚至与滥用写作权力的作家“短兵相接”。为此,他被文坛誉为“老李飞刀”。

其实,李老师退休前是辽宁锦州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的主任及教授,然而四十多年致力于文艺评论让人们淡漠了他的本职,只记得他是文坛上的一名勇士。他先后出版了《为文学寻找家园》《文学理论新编》《审美与功利的纠缠》《与锦州文坛相遇》《为文学讨辨道理》《散章档案》《“泛文学化”与无门槛的文学繁荣》等多部专著,为当代中国文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堪称为文学评论界的一面旗帜。作为一名锦州人为他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李老师走得如此匆忙,令我猝不及防。就在今年的5月中旬,我还与他通话,告诉他我要于6月3日去北京参加“高深文学创作回顾研讨会”他听后非常激动,说一定尽快写一篇纪念高老师的文章,托我带到会议上做书面发言。没想到我们通话仅二十几天,他竟带着遗憾驾鹤西去了!惊悉他溘然去世的噩耗,我仰天长叹:文坛上又一颗星辰陨落天际!他与高深老师的去世,仅隔半年之久,我呜咽得不能自已……

关于他与高深老师之间的深厚友情,笔者略知一二:上个世纪80年代初,李老师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一篇题为“艺术创作与欣赏者的关系”的文章,鲜明的观点引起了当时还在宁夏报社工作的高深老师的关注,从此,高深就记住了“李万武”的名字。恰巧1987年高老师调到了锦州工作,俩人一见如故由于他们在精神气质、思想内涵和阅读经验等诸多方面有相似之处,久而久之,便成为莫逆之交。1994年在高老师的推介下,李万武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

李万武老师之所以称得上是文学评论界的一面旗帜,除了他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理论概括力和独特的艺术感悟力之外,最值得称道的是他始终秉承着文学批评家的职业道德操守,保持着文人风骨!众所周知,当下文坛上,出现了一种文学“失态”和批评“失语”的不正常的态势,甚至有些所谓的评论家,成为某些文学大咖的“贴心小棉袄”,除了无聊的调侃,就是肉麻的吹捧。但是李老师却敢于对文学艺术界的乱象“亮剑”,敢于向丑陋和糟粕“开炮”!从不干那些违背良知,揣人家的“红包”言不由衷地吹捧的下三滥的事。他对文学界的大咖例如莫言、贾平凹等人的作品,也敢“说三道四”。郑伯农曾评价他说:“直言不讳,旗帜鲜明,虽近于‘迂’,近于‘冒傻气’,但我认为我们现在倒是十分需要‘冒傻气’的执着精神!”

上个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一些作家逐渐远离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忘记了“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的初衷,粗制滥造,把“文艺当成市场的奴隶,沾满了铜臭气”的现象,大声疾呼“文学作品不是商品”!他出版的《为文学寻找家园》评论集,就是力图为那些迷途的作家找回精神家园。

当他清楚地看到,当下中国文学艺术领域,从畅销小说到影视作品,从流行音乐到综艺选秀,从考艺热潮到明星绯闻,看上去轰轰烈烈,但当热闹过后,浮华褪尽,除了钞票,除了数量,没有多少能够与这个非凡的时代、伟大的民族相适应的作品时,发出了振聋发聩地呐喊2015年,他在重病期间撰写了二万余字的《“泛文学化”与无门槛的文学繁荣》的评论文章,很快被《秦岭》《粤海风》台湾《新地》等多家刊物选登,不久《文艺报》又摘要转载,这是对“泛文学化”发射了一颗重型炮弹,在评论界引起强烈反响。该评论文章开门见山就亮出作者鲜明的观点:“‘泛文学化’不是个好东西……这个贬义词不是谁人的随意杜撰,它就隐身于当下文坛甚是汹涌的当家潮流。”接着作者对“泛文学化”作出了深入浅出地剖析:“‘泛文学化’就是……踢翻文学的门槛……宴请非文学语体大摇大摆走进文学文本。文学写作于是对非文学语体大敞妖门,文学不仅好做了,而且又可以做多,不愁打造不出空前的大繁荣的景象来。”整篇文章行文直率,力透纸背,语言犀利又不乏幽默,读后那叫一个“过瘾”。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老李飞刀”名不虚传!

文学评论家另一个重要职责,就是通过对优秀作品的审美、讴歌,引领读者欣赏真善美,共享丰盛的文学大餐;通过对文学新秀作品的鉴赏,使他们脱颖而出,释放正能量,向文学舞台中心迈进。特别是他对家乡“土产”作家的那份真情、那份偏爱、那份期待,令人感动和敬重。当下做文学评论的肯看重身边文学的并不多,尤其是关注底层作者仿佛就降低了自己身份似的,可李老师却倾情家乡文学几十年。2006年他出版的《与锦州文坛相遇》评论集中,共收集了他对锦州作家的评论文章72篇,论及到近40名作家,写作时间跨度近20年。这里有对老一辈著名作家高深、李惠文、易仁寰、苏曼华、宋海泉等人作品的鉴赏,有对后起之秀孙春平、李铁、李见心、张力、安勇、杨明、张翠、何兆轮、杨家强等人作品的评价。他通过对家乡新老作家精品作品的鉴赏和评价,向全国展现锦州文学艺术深厚的文化底蕴。可以说,李万武同高深、李惠文、易仁寰、孙春平、白雪生等人一起,从各自不同的优势和建树,共同夯实成就了锦州文坛在辽宁乃至全国文学界的地位和影响。

他对后起之秀呵护有加,精心地扶植充满生机的幼芽。工人出身擅长写工人题材的李铁(现为锦州作协主席)是李老师重点推介的青年作家,李铁的小说走向全国,迅速走红,成为当下锦州文学界的一张鲜亮的名片,李老师的评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之所以偏爱李铁,因为他最欣赏李铁的“写作道德”,“能够怀着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的真挚感情,书写自己身边的底层的兄弟姐妹们”。

更难能可贵的是李老师对一些名不经传的文学爱好者,也用心关爱,使他们刚点燃的创作激情燃烧起来。为此,高深老师曾评价说,万武的评论总是“贴近人间烟火”。

记得笔者第一部小说集出版时,由于没有自信,未敢召开作品研讨会。不久,我在报刊上竟发现李老师为我这个在文坛上的无名之辈写了一篇评论:文学播种关爱——读张桂芝小说集《秋日》,令我欣喜若狂!在李老师的“关爱”下,我似乎找到了自信,后来我的散文集《情感颗粒》出版时,李老师亲自为我作序;我的长篇纪实文学《穆斯林之子》出版后,李老师又为我的作品写了一篇长达五千字的评论文章。尽管我是一位司法工作者,文学仅是我的业余爱好,但在他的扶植下,我勇敢地在文学道路上走到了今天……

万武老师,安息吧!相信你留给文坛上的那些精彩华章,依然散发着笔墨的幽香;你对家乡作家寄予的期盼与厚望,相信他们会努力前行,以一盏盏文学之灯暖亮世道人心!

                                          2018年6月15日夜

 

作者张桂芝,女1945年出生,检察官作家。已出版小说集《秋日》、散文集《情感颗粒》和长篇纪实文学《穆斯林之子》三部文学作品,与人合作主编了《抗日义勇军与“义勇军进行曲”》和《锦州义勇军与国歌缘起》两部义勇军史专著。在《人民政协报》《中国纪实》等各大报刊发表50余篇论文和学术文章,并有多篇(部)作品获奖。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