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前辈遗志,把中国文学事业和少数民族文学事业推向前进
作者:孙文振 发布于:2018-07-26 08:07:42.0 浏览次数:349

 

继承前辈遗志,把中国文学事业和少数民族文学事业推向前进

——“高深文学创作回顾研讨会”综述

 / 孙文振

6月3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主办的“高深文学创作回顾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中国散文学会、国土资源部作协、天津市作协、辽宁省锦州市作协,《人民日报》《人民文学》《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作家出版社以及来自辽宁师范大学、渤海大学、锦州市委宣传部的专家学者三十余人,对回族作家高深的文学创作进行了回顾和研讨。作家石舒清、侗明光、孙春平等为研讨会撰写了纪念文章。

高深(1935——2017),回族,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委员,辽宁省锦州市政协原副主席。他早年投身于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曾是东北民主联军回民支队宣传队队员。新中国成立后,他先后在企业、报社、文联和党政机关任职。1952年,他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著有诗集《高深诗选》《大漠之恋》《路漫漫》《寻找自己》,杂文随笔集《高深杂文随笔选》《庸人好活》《那片淡淡的白云》,小说《军魂》等。他曾担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副会长、《民族文学》编委,其作品曾经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他是勇士,是园丁,是优秀的诗人和作家

“在高深先生去世半年之后,民族文学杂志社就迅速地组织追思会和研讨会,来回顾高深的文学生平和文学成就,很及时、很迅速,开创了新风。”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说,高深先生大名鼎鼎,非常羡慕、敬佩先生的文学之树常青,给后人们留下许多杰出的精神产品。“一个个前辈巨星陨落,一片片文学新苗在成长,我国的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在老一辈的抚育之下滚滚地前进。怀着对老一代文学前辈的崇敬之情,我们应及时总结他们的文学艺术成就,学习他们的品格,继承他们的遗志,把中国文学事业和少数民族文学事业推向前进。”

“在人们的心目中,在少数民族作家的心目中,高深先生是勇士,是园丁,是优秀的诗人和作家。”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说,高深先生11岁就投身革命,经历了许多坎坷和不幸,但他对理想信念的追求始终没有泯灭,始终是以勇士的姿态在前行。在他所关注和提携的青年作家、青年诗人,目前活跃在文坛的大有人在。“他的作品,他的灵魂,他的追求,他对理想信念的执着的追求,仍然是照耀我们心间的火炬。愿他的精神在少数民族文学、在中国文学的氛围里,为我们凝聚起更多的作家和年轻的诗人,带来新的力量和勇气。”

“我们这些年的关系非常好,就像家人一样的感觉。”《人民日报》文艺部原副主任蒋元明说。他深情地回忆了自己与高深几十年来的深情厚谊,更为大家讲述了他儿子与恩师高深的感人故事。原来,在高深老师的关怀与指导下,蒋元明身患重度残疾的儿子凭借着自己的才华,不仅加入了中国作协,而且进入了人民网工作。

“这些年,我儿子写网评,出书,加入中国作协,都和老高的鼓励和支持分不开。他曾评价我儿子,用‘生命的极限,创造了奇迹’。”蒋元明说,“老高走了,我感觉失去了一个亲人,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朋友。”

“我第一次见到高深先生,那年他67岁。他非常有风度,不但帅,而且腰板挺得特别直。在我心目中,他真是一个战士的形象。”中国作协小说创作委员会副主任胡平曾回忆说,“2002年,鲁院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专门请来高深任班主任,确实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来自全国的少数民族学员经过4个半月的学习,增强了对党和国家的向心力,对中华民族的凝聚力。这是加强民族团结的一个特别好的形式。”

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徐坤和天津市作协副主席王松,都是鲁院首届高研班的学员,两人相继回忆了他们与高深老师在鲁院的情缘与往事。

“重新缅怀和追忆高深老师的一生,他人格的高尚,处事的智慧,宽容的心态,以及他创作中的战士情怀和赤子之心,都对我们后来者具有教育意义,也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徐坤说,感谢高深老师用言传身教的方式,给他们上了一堂生动为人处事课。“我非常感谢高深老师,他的为人处事的方式,一直影响我后来所走的路,也影响了我整个创作的心态。”

“高老师是一个天生的作家,他的作家职业是融在血液里的。”王松说,“我跟高深老师的感情非常深,他不仅仅是文学前辈,又是我们的班主任,同时又像一个兄长。他在我们同学当中德高望重。”

“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高深老师确实是当代文坛上特别重要一个代表性的作家,他的文品和人品都是大家公认的。”《文艺报》总编辑梁鸿鹰说,他深情地回忆说,2014年9月底,他到《文艺报》工作。当年10月21日,他与高深老师有了第一封邮件来往,到去年11月4日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封邮件,他都一直保存着。“我们要学习高深老师的为人精神,在促进中国文学的发展当中多作出自己的努力。”

他的作品,有长度、有宽度、有深度、有温度

“你拖着沉重又深沉的犁铧/拖着装满希望和喜悦的大车/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将自己的足迹纳入时代的审读。”从高深的诗《牛之歌》中,《中国艺术报》总编辑康伟看到了“一个将自己的足迹纳入时代的审读中的自觉的诗人,由此决定了他的境界和境界的高度。”

“听了专家的讲述,让我更加完整地认识了一位这么有人格魅力的作家。读了高深的作品,我的心里感觉非常温暖。”康伟说,整个的阅读过程,就是以文会友的过程,是和先生的一种神交,也获得了很多的启迪。“我觉得高深的诗,高在境界,深在情感。其作品既是对时代的映照,更是对时代的追问。他对中华美学精神,尤其是诗学传统的继承,对时代、对家国、对人民的挚爱,对诗人自我的确认和坚守,造就了他的高与深。这也是对当下诗歌创作的启示。”

“高深先生在中国少数民族当代文学史上是一位十分重要的作家。他以作品写人品,以人品换作品,以作品现文品,体现和贯穿了他整个写作过程。”中国作协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范咏戈说,高深的精选散文集《那片淡淡的白云》中,不仅有历经磨难对祖国和人民不变的深情,而且有对文学价值和规律的探寻。“虽然是大处落笔、落墨,文字却是洗尽铅华、情见如此。他的作品,都是有长度、有宽度、有深度、有温度的力作。”

“十多年前,我虽然仅与高深先生有一面之交,但因为‘锦州’之故,二人交谈甚欢。听了先生的风雨人生,我就激起了对他创作的研究热情。”辽宁师范大学海华学院教授郑丽娜说,早在2008年,她就写了文章《诗情在风雨人生中的升腾》,对高深先生的创作进行了回望,该文发表在《回族研究》上。

郑丽娜认为,高深先生诗歌创作的亮点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歌颂祖国天翻地覆的变化,歌颂工人阶级的崇高献身精神,这是高深诗歌的鲜明特色;深层的思考时代历史命运,热情的讴歌伟大的改革开放,这是高深诗歌最响亮的音符;以浓烈的人民意识来关照生活,以深情的笔墨宣泄百姓精神的诉求,这是高深诗歌的一个目的;开拓中华民族精神的底蕴,彰显民族性格的灵魂,这是高深诗歌强烈的精神意义;革命的战斗精神,不忘初心的战斗心态,这是高深诗歌审美意识的显著特点。

“高深的诗歌在艺术上获得了很高的成就:继承了诗歌的传统,有浓烈的真情;弘扬了西部诗歌的惊魂,喷薄着豪放和苍凉;追求立意的创新,把对人生和社会问题的思考变成诗歌,让诗思富有哲学的意识,诗思、哲思凝聚为哲理美,成了他诗歌靓丽的风景线。”郑丽娜说。

“诗人之所以流芳百代,是因为他把人民看得很重。在诗中所彰显的人民情怀,是高深作品中一以贯之的精神线索,也是他诗歌美学观的立论基础。”《中国艺术报》总编辑康伟说。

树立光辉的榜样,见证记录国家、民族走过的艰难历程

“高深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和作家,他的文学创作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其作品见证了记录了我们这个国家、我们的民族走过的艰难历程。”研讨会主持人、《民族文学》总编辑石一宁认为,高深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追求和精神,给予人们不尽的力量。

“高深老师和当代诗人邵燕祥,共同开拓了中国最早的工业诗歌。这是非常了不得的!”渤海大学中文系原主任王科评价说,“他用诗歌唱出了中华民族共同的心声。他已经远远超越他的民族,完全站在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立场上,讴歌时代,讴歌党和祖国。”

王科还深情地回忆了高深当年在锦州工作的往事。“高深的到来,使得锦州地区、辽西走廊的文学生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王科清楚地记得,高深被请到他们学校作报告时,先生的那种风度、那种学识,深深地打动了学生们。

“高老师像一朵洁白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亭亭玉立在风中。他兑现了‘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办事,清清白白为官’这个诺言。他虽然没有给儿女留下家产万贯,但是他给儿女留下的精神财富够他们享用一辈子。”74岁的张桂芝是锦州市作协原副主席,本是司法干部的她,在恩师的鼓励下,成为了一名文学爱好者。至今,她已出了三本书,其中两本书都是高深作的序。

研讨会上,张桂芝深情地回顾了她与高深老师,以及高深老师和广大文学爱好者之间的故事。听到恩师去世的消息后,张桂芝专门撰写了纪念文章《那颗星依然璀璨》。“随着时代的推移,高深老师对文学的影响,我认为他永远是闪亮的一颗星。他是锦州的一个文学符号,其文学价值会越来越大。”

研讨会上,很多专家学者提议,鉴于高深在文学创作和文学组织等方面作出的重要贡献,应该为他写一本评传,同时在锦州建立高深文学纪念馆。

“高深是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上不可忽略的一位文学作家,是整个社会不可缺少的财富。像这样的作家,在锦州应该有他的文学馆或纪念馆,有一个让后人去学习、瞻仰其精神遗产和文学遗产的地方。”范咏戈认为,

“我跟你想到一块了。”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周明接过“话茬”,他动情地说:“我这样想,并不完全是因为我在文学馆工作。因为他这个人,在少数民族作家里面,在我们文坛来讲,都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作家。是值得给他建一个文学馆或纪念馆,对年轻一代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文学修养的教育。我们这里出了一个了不起的诗人,作家,出了这样一个大诗人,大作家,而且他的作品都是正能量的东西,都很阳光,特别适合向青少年传播。”

“中国有这么一个优秀的作家,作家队伍里出现这样一个优秀的作家,需要我们更好地去弘扬。如何把高深纪念馆在锦州建起来,这是最大的、实实在在的事情。”国土资源部作协副主席陆德琮说。

“高深老师有战士的情怀,有赤子之心,就是他抱着这两种态度来入世、来写诗、来作文的。作为老乡,我也特别希望辽宁或锦州应该把文学馆或纪念馆建起来,让更多的后学新人来学习他、缅怀他,以他为楷模,走好文学之路。”徐坤说。

高深把一生最辉煌的青春年代献给了辽宁,献给了锦州,使得锦州的文学生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直到80多岁时,他的创作一直没有停歇。“他是一个‘跨界歌王’,他写诗歌,写小说,写杂文,写其他各种文学题材,门门精,门门引起轰动效应,真是不得了!”王科建议说,锦州应该尽快把高深纪念馆建起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加强文化自信,这不就是加强文化自信的一个很好的举措吗?”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