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心里的琴声
作者:郑少如 发布于:2018-07-26 08:05:42.0 浏览次数:177

 

 

走进心里的琴声

/ 郑少如

一个人在书房里静静地听着一丁的“小提琴独奏诗会”,外面下着雨,正好像一把大竖琴在为他伴奏。

我不懂音乐,但喜欢音乐喜欢大概是不需要理由的最可笑的是我十六岁的时候在街上走着走着心里就想:谁要是会唱歌我就跟上他去了爱就到了这个程度。

我接触的音乐太少了,一个种土豆的,听到的是麦浪交响曲,雀儿的晨曲和放马汉子的口哨小夜曲。那年同学用二胡拉了一曲《江河水》,我的心一下子被攥紧了,紧得发疼,泪像悬河流了下来。我一把夺过弓弦不让他往下拉了,受不了。

也许这干净的心猛然听到这天上才有的乐音,心,又一次被提了起来,又放了下去。

也许这就是一丁说的:让音乐走进你心里!真的走了进来!

也许这就是柴可夫斯基对我的表白,表白什么并不明白,但心动了,是真的,琴箱上的弦就是为了拨动心弦的吧?谁来拨?要双灵巧的手和能走进人心里的人。

也许父亲的基因里就把这灵性传了下来。

朱栋,我们的老朋友,好朋友,六十年代的时候就拿着一把琴给我们拉了起来。一个从来不爱说话,几乎不怎么说话的人,和我家老徐你一句我一句直说了一下午一晚上,边拉边说。我第一次从琴声里认识了一丁的父亲。从此两辈人一直交往到今天,也是音乐,也是这把小提琴。

一个公务人员,政府官员。繁重的政务,纷杂的事务,四面的交往,八方的应酬,都做得方方正正,严严谨谨,得当得心,这是需要精力的,全身心的精力!

花甲,一个轮回,一丁献在大家面前的是跳动在琴弦上的跌宕的人生,起伏的心浪,如泣如诉的丝语和欢快的悦音。和政务不会搭边的两个层面他,是怎么层层剥离开来又合二而一的?难解!

从一丁的琴弦上我们不仅听到了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也听到了波隆贝斯库的《叙事曲》。而他的音乐从没有只飘在天上,游曳在欧洲,而是落在了地上,荡漾在百姓家。你听那不是充斥着吕思清味道的《梁祝》?那不是盛中国把握过的《新疆之春》更亲切的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羊肚子手巾》和他不忘初心,回报后山大地的《庆丰收》不是走进人心,而是更得人心与之共鸣!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忘初心,不忘本,不忘根。听过他作的很多曲子,那一首《我的家乡叫固阳》真的走进我的心里,也走进百姓的心里。

花甲、古稀、耄耋,低音部、中音部三个程,他说出来了,想做到,就一定能做到,这里有诗,有音乐,还有远方。我们所能给予的只是心动,欣赏和永远衷心的祝福!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