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爱情故事
作者:向暖 发布于:2018-04-27 07:07:16.0 浏览次数:220

 

平常爱情故事

/向暖

不愿见最后一面

躺在床上的爸爸手指动了一下,他醒了。他时日不多了。几天前,医生就让他挪到重症监护室,可是他不肯。他的嘴唇在动,我把耳朵贴过去,“我想见……你妈妈。”他的声音非常微弱,但是极力吐字清晰。

我的父母离婚20年了。没想到在我爸弥留之际,他最想见的人竟是我妈。一瞬间,我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来到病房外给我妈打电话。她正在三亚,走的时候我爸的肿瘤已经到了晚期。我当时特别想让她留下来,“医生说我爸这个冬天过不过得去不好说。你一定要去三亚吗?”她只说:“三亚那边暖和,这边太冷了。”然后就走了。跟她男朋友。

我妈这些年事业干得不错,手头很有些钱,前几年就在三亚买了房子。离婚后她一直没有再婚,最近几年才交往了一个男人。我已经30多岁了,能够理解她也需要一个伴儿。

电话只响了一声,我妈就接了。我的声音有些哽咽:“妈,我爸想见见你。”她那边良久没有声音。“我爸快不行了,他想见你。”我重复了一遍。过了很长时间,我妈才说:“我赶不回去。”“妮妮,”她喊我的乳名,“别给你爸插管子,他不喜欢这样。”

我挂了电话,觉得我妈真狠心,连我爸最后的心愿都不肯成全。他们毕竟做了十几年的夫妻,难道对对方的怨念竟是这样深吗?我走回病房,努力抑制住眼泪,附在我爸耳边说:“妈妈在三亚,暂时还回不来。”“她还在恨我。”我爸说,“你妈恨了我一辈子,可她不知道……这辈子我心里只有她一个。”这是我爸留下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

我妈是在我爸葬礼之后第二天回来的。可能因为途中太累,也可能因为没有化妆,她脸上的皱纹特别深。“你想去墓地看看吗?”我问。“我不去了,我有点累,想睡一觉。”她说。

都没再婚

13岁时,爸妈就离婚了。

有一天,我妈带我出去吃饭,一边吃,一边对我说:“妮妮,我跟你爸离婚了,以后你跟着我。”我有点惊讶,问她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过不到一块儿去了,但是你放心,以后我们都还疼你。”我闹过几天,甚至想过离家出走,可终究没有勇气。后来我爸搬走了,我只好接受这个事实。

离婚后,爸妈很少见面。

我爸的生活不拘小节,但人长得很帅,会聊天儿,跟什么人都能玩到一块去。跟我妈离婚后,他没再结婚。他身边出现过好几个女人,还跟其中一个在一起待了蛮长时间,但仍然没结婚。

我妈离婚后,开始创业。她原来在纺织厂上班,虽然当着领导,可是厂子效益不好,后来干脆关门了。失业后,她做过很多活儿,卖过毛线、鞋子和家具,很不容易。但她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最后终于在高级服装定制这一行,闯出一条血路。

我和我妈的生活有了起色,我爸却一直过着撑不着饿不死的日子。不过他不在意,他对生活向来没什么要求。我长大后,看到爸妈都没再婚,就想撮合他们复婚。可他们都没这个意思,尤其是我妈。后来我就放弃了。

我结婚生子后,我爸也老了,不喜欢一个人玩了,他几乎每周都要过来带孩子出去玩。我妈除了给我伺候过月子之外,不怎么到我的小家来。等我的孩子也大点了,我妈就找了一个男朋友。那人比她小7岁,但性格沉稳,做事周到,跟我爸完全不一样。我妈跟他在一起有两三年的样子了吧,但也没提过领证的事儿。

破灭的爱情

听我姨妈讲,我爸妈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我爸当年是部队上的文艺兵,不光人帅气,而且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我妈年轻时也爱唱爱跳,她和我爸在一次演出时一见钟情。

恋爱后,我爸为了我妈,放弃了留在部队的机会,从另一个城市跑到我妈的这个城市。他那会儿把我妈宠得像个公主,两个人一有时间就腻在一起。但我妈家里的人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尤其是我的外公。外公觉得我妈是大学生,比我爸学历高,两人不般配;还觉得我爸华而不实,不会成为靠谱的丈夫。

可我妈简直到了要跟我爸私奔的地步。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外公得了一场重病,当地医院条件差没办法做手术。我爸想尽办法托了战友的关系,联系到北京一家医院,让我外公顺利做了手术。他还跟到北京,端屎倒尿地伺候我外公。我外公一方面受了感动,另一方面生了病,很多想法都改变了,于是答应了我爸妈的婚事。

可是,一结婚矛盾就出现了。

我妈喜欢浪漫,但同时上进心也非常强。她在工作上不断奋进,从广播员做到了工会主席。我爸呢,从没想过升官发财,又太爱玩,经常不着家,家务活都落到我妈头上。

我妈对我爸心生抱怨,虽没把抱怨挂在嘴上,可是爱人之间,不满会形成一个气场。当我妈对我爸的甜言蜜语无动于衷时,我爸开始心生失落。所以他们的生活模式就成了我爸努力做个好丈夫却力不从心,我妈一次次失望。

生我那天,我妈羊水忽然破了,一个人在家陷入无助。我爸当时正在外面喝酒,毫不知情。那会儿家里没有电话,我妈就瘫在沙发上大声呼叫,终于惊动邻居把她送到了医院。我爸得知消息赶往院,却在途中出了车祸,摔得头破血流。当我妈被推出产房,看到的却是满头是血的我爸时,顿时崩溃。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虽然两个人的关系不如以前甜蜜,但谁都没想过要分开。

直到有一天,我爸跟单位里的一个阿姨传出了绯闻。谣言传到了我妈的耳朵里,她不信,也没空搭理这些,那会儿厂子里要提她当副厂长。后来,谣言越传越邪乎,我爸都想给我妈解释了,我妈却没心思听。我爸有些失落,他和我妈每天的对话越来越少。

我妈正式被提升为副厂长的那天,她心血来潮,路过我爸的单位,想去跟他分享一下这个消息。可当她推开我爸办公室的门时,却看到谣言的女主角正坐在我爸的腿上。第二天,我妈提出了离婚,毫无回旋的余地。

这些事情是我姨妈告诉我的。姨妈说,我妈这个人一生要强一生骄傲,她自信我爸不可能喜欢别的女人,所以看到那一幕后内心立刻崩溃了。我妈之前虽然对婚姻不满却一直憋着,可是没想到换来的是如此结果。我爸伤害了她的感情,也伤害了她的骄傲。

无法释怀的爱恨纠葛

    我爸生病住院,作为唯一的亲人,我陪护他的时间最多,他也断断续续说了一些往事。

他说他没爱过那个阿姨。他说我妈太能干了,他怎么都赶不上她。我妈不爱抱怨,但是她眼神里稍微有点不满,他都受不了。他想达到妈妈的要求,想让她开心,可是他做不到。后来在家里他总是觉得很累,只有在外面才能松口气。

要是以前,我或许理解不了,可我30多岁了,能理解我爸说的这些。我妈没跟我交流过这些事,离婚后,她似乎完全忘掉了我爸这个人的存在。她和我爸生活上的偶尔交集,都是因为我。

我的婚礼他们都参加了。当时我爸在婚礼上流了泪,眼泪让他跟我妈有了一次对话的机会。我妈轻轻地说:“别哭了,女儿结婚,你就别抢戏了。”我爸像个孩子似的说:“我没抢戏,我就是心里难受。”“孩子结婚是喜事,你难受什么呀。”我妈声音里略有不满。“她结婚了,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我爸说。

我妈半天没说话,后来我爸都以为她不会说什么了,她忽然又说:“你不是最喜欢自由吗,你最喜欢一个人玩,现在不正好遂心了。”那天我爸喝醉了,我妈怕他破坏我的婚礼气氛,就安排我表弟把他送回了家。

他们另外有一次对话,是在我儿子出生的那天。那天他们都守在产房外面,孩子一出来,大家都围上去看,只有我爸没过去。反而是我被推出来后,他马上站到我身边。我妈很快也回到我身边,对我爸说了一句:“你不过去看看孩子,让孩子奶奶一家觉得你不稀罕孩子。”

“我得先看看我的孩子怎么样了。”我爸很任性地说,“妮妮才是我们的孩子,是你和我的孩子。”我妈妈听了没再说话。

我爸去世一个月后,我妈正式退休了。她说这些年她太累了,现在干不动了,想歇歇了。“你不是说要奋斗一生吗,在家里待着不会闷吗?”我怕她闷了影响身体。“他都走了,奋斗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妈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我妈说的“他”是指我爸。也许真如我姨妈说的,我妈这辈子心里其实只有我爸一个人。她恨他、嫌他、不理他,可这么多年,似乎都是活给他看的。

这段时间没有染头发。以前她染头发的时候,看上去很年轻,可是今天我看到,她的头发全都白了。我妈又要去三亚,这次她是一个人,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她说她这个人对生活要求太苛刻了,也许更适合一个人过。临走时,她也没去我爸的墓地上看看。不过她嘱咐了我一句:“等我死了,把我跟你爸葬在一起吧。”

我流着泪想,也不知道将来到了“那边”他们能不能处得好一点。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