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婚姻,一手爱
作者:夏景 发布于:2018-03-30 07:46:28.0 浏览次数:320

 

二手婚姻,一手爱

/夏景

一个彬彬有理的男人

  离婚后的那几年,我的日子过得悠闲自在。想想离婚前与前夫的琐碎争吵、相互伤害,我就觉得心寒,因此对再婚也就怕到极点。

  遇到韩见明,则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

  韩见明是一家高校的教师,他身材高大,性情温和。他的妻子两年前病故,留下一个9岁的儿子。别人介绍我们认识后的第一次约会,是个周末。我们一起带着孩子到公园里玩。在草坪上,女儿突然被他儿子举起的水管浇得透湿。当时正值初春,乍暖还寒,4岁的女儿立刻大哭起来。韩见明抱起她,连声道歉:我家离得不远,我们赶紧回去给孩子洗个热水澡,再去买身衣服回来换上。我点头同意了。  

  到了韩见明家,他去卫生间放热水,指给我放沐浴用品的地方,然后说出去买衣服。走之前,他很细心地拿起女儿的衣服,看了看领子后面的尺码。这动作,让我突然有了一丝心动。我的前夫,从来没有记清过女儿衣服的尺码。

  韩见明回来了,不仅速度快,而且买得很到位,袜子一看就是精心挑选的,脚脖子处还挂着两个绒球。女儿立刻变得欢天喜地。韩见明又从包里拿出一件女式的外套递给我,不好意思地说:“给你也买了一件,不知合不合适,太冒昧了,很对不起。”

  如此有修养的男人,现在真是不多见了。

“给我儿子道歉”

  2005年1月,我们结婚了。韩见明对女人的概念大概全部来自他温柔贤淑的前妻。所以,他对我的一些行为方式,除了不满,还有更多的不理解。

  蜜月刚过完的第一天,韩见明就回到了以前的老房子里,说以后要把工作室建在那里。他每天吃过早饭,就会夹着包去那边,晚上六七点才过来。到了周末,一大早就问我:“家里有要办的事吗?没有我就过去了。”

  他的表情很严肃,一副做大事业的样子,一大堆琐碎的家务活都撂给了我。女主内男主外,这样的分工,在我的人生理念中根本就无法接受。我终于在某一天爆发了。

  那日吃了早饭,他依然匆匆离去,我开始收拾厨房。这时,两个小家伙闹起来了。因为女儿动了儿子的文具盒,儿子拿了只笔尖锐利的铅笔,朝女儿的手扎过去,还威胁她不许告诉我。

  女儿眼泪汪汪地来找我了,抽噎着不敢说哥哥扎了她,只是抱着我的腿,一遍遍跟我说:“妈妈,咱们回自己家吧!”

  女儿一直很喜欢这个新家,她突然这么说,一定有原因。儿子却气冲冲地奔了出来,把女儿的书包扔在地上,吼着说:“滚吧,这是我们家,我和爸爸的家。”

  我毫不客气,上去给了他一巴掌。还没收手,韩见明正好走了进来,这一巴掌,无疑比打在他脸上性质更为严重。他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呵斥道:“你为什么打人?你得跟他道歉!道歉!”

  “悍妇!”他竟然这样说我。我不想理他了,抱起女儿走出了家门。

  走到街上,才想起自己无家可归了。以前的房子早就租了出去,外面寒气逼人,我只好回到了母亲家。

  可是,刚坐下不久,韩见明就来敲门了。一进来,他还是气呼呼的,书呆子气十足地跟我论理:“不解决问题就跑,你这算是什么?”

  我说:“怎么解决,你要我给你儿子道歉,又何尝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

  他吃惊地问我:“为什么你不能向他道歉?你先动手打了他呀。”我让他坐下来,跟他描述起当时的情景,再问他,为什么儿子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是不是在他的脑海里,我和女儿,只是被他爸爸带回家的两个外人。

  韩见明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说很简单,一是因为家务活你从不插手,在儿子的眼里,做这些琐事当然不如你写书做学问来得高贵,所以我才得不到尊重。二是我管教儿子的方式,总是被你批评,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说该不该教训。他一下子无语了。

婆婆大人驾到

  从那以后,他对自己的言行开始注意,至少周末,没有非要做的事,他就不再去老房子了。他会有意识地当着儿子的面帮我做事,夸我能干,让女儿和儿子对我说“谢谢”。

然而,儿子的管教问题刚刚有点起色,韩见明的母亲又来了。老太太退休前在安徽一个科研所当所长,当过官又有文化,行事方式与一般老人相去甚远。比如夜宵,她只做一份,孩子们要吃,必须我去做。她就是闲着,也不会帮我做任何事。她始终抱着一个客人的心态,冷眼观察我们的生活,这让我很是别扭。

到了后来,她竟像领导传达指示一样,找了一个下午,将我约到茶馆里,神色严肃地拿出一个小本子,一条一条地念:“第一,家庭清洁工作不到位,不整洁的环境不利于孩子严谨性格的养成。第二,太爱看电视,尤其是肥皂剧。女人不保持读书的热情,会变得庸俗。第三,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打电脑游戏,绝对不许!第四,穿衣服太花哨,不端庄……” 

  当她说到十几条时,我终于问她:“妈,您对我为什么这么费心呢?” 

  “为了你啊。”她这么说,“见明的前妻,就是在我的指导下,变成一个好妻子和好母亲的。” 

  “谢谢!”我的表情很冷,“但我不需要。” 

  再傻的人,也能听出我的不满来。她很是气愤,一回到家就抄起电话订机票。那晚韩见明回来得比较迟,第二天一早,她就走了。

韩见明又拿出了以前的作派,让我给他的母亲道歉,这次他要守在旁边听着。看在婆婆是长辈的份上,这个道歉我可以接受,何况人都走了。 

  电话打通了,老太太仿佛受了天大委屈似的,重复以前的老话:“我这是为了你好啊!”我问她:“妈妈,既然你是为了我好,那你在我们这里时,为什么不帮我做事,也不管两个孩子呢?” 

  “当然。”她回答得非常干脆,“那是你们的家,我是外人,怎么插手?” 

  我立刻反问:“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又要管我?” 

  她无语。韩见明吓得头上冒冷汗,好在婆婆的理智和修养占了上风,她终于说话了:“你说得也对,我忽略了你们的感受,考虑自己多了点儿。” 

见她能这么说,我有些感动,立即说:“不过,妈妈,你对我提的那些缺点,确实很到位,我很感谢你,也会努力去改正。” 

深深深深打动我

更多的时候,我和韩见明之间的矛盾却不是这么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我是个爱热闹的人,总希望家里宾客盈门,而韩见明却是个爱静的人。我在家里请了几次客后,他终于跟我翻脸了。我俩大吵一架后,他连被子枕头都搬到那个旧家去了。没过几天,他给我打电话,张口就说:“如果你无法改正,我们就离婚吧。” 

我不肯认错,两人就这样打起了冷战。2005年7月,女儿幼儿园放暑假,母亲在老家没回来,我没法带孩子。不得已找到了前夫。前夫爽快地说:“交给我吧,我正好要去云南旅游,带上孩子一起去。” 

结果还是出了事。在大理的一个下午,见女儿在睡觉,前夫就和女朋友出去闲逛。结果孩子起床后因为没有熟人在身边,很是恐惧,下旅馆的楼梯时,重重摔在了外面的石板路上,小腿骨折了。 

  我没想到,韩见明一得知消息就回到了家,不仅带回了儿子,还把搬过去的东西全搬了回来。他放下多年案头工作的习惯,一早起来就忙着照顾两个孩子。后来,他开始把老房子的书和资料往家里搬。女儿腿好后,他彻底不再去那边了。 

  一旦被韩见明感动,我才发现自己曾经计较过的很多事情,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联想到结婚以来他的种种,我意识到,他对我的宽容以及不宽容,都不仅止于爱情,而一个再婚家庭的和谐,仅靠对对方的包容和责任心是远远不够的。 

  韩见明打动我的,正是深藏内心并乐于表达的感恩之心。每当他觉得从我这里学到了什么,或者只要有什么很小的细节触动他,都会毫不掩饰地表示出欣赏和感谢来。就像他母亲一样,虽然待人不那么热情,但对生活和情感,充满了理智。我的心性,在韩见明的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也发生了变化。 

  那是一个周末的上午,我收拾好房间,洗好了床单在阳台晾晒。此时,阳光明媚,空气清新,韩见明突然站在了我的身后,用双臂环着我的腰,很温柔地问我:“老婆,我们好像很久没吵架了?” 

  我说,我不仅很久没有发脾气,对做家务也有了耐心和热情,还很久没有打牌唱歌了。韩见明立刻辩解说:“我可没有禁止你打牌唱歌,只是希望你不要吵到我。” 

  我说,就是因为不想吵到你,所以才没有兴趣再玩了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晚饭后,韩见明特意把这句话用电脑大号字打印出来,拿给我看,说第一次听到我这么温柔地表白,让他既吃惊又特别地感动。我捏着他的鼻子说,其实,我也才发现,最应该好好谢谢的,是你啊!

转自:《家人》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