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泉相报”的富翁之魂在哭泣:报恩索恩泪一场
作者:梁水 发布于:2017-11-28 09:10:07.0 浏览次数:384

 

“涌泉相报”的富翁之魂在哭泣:报恩索恩泪一场

/梁水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绑架杀人案。法庭上,死者妻子黄玲的情绪几度失控,冲着被告席上的汪国民哭吼:“刘文宣为你出钱出力,你却恩将仇报,你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吗?”

刘文宣是一个草根出身的千万富翁,他这辈子最感激的就是当年的恩人、“标杆”式人物汪国民。多年后,他自己也成了众人眼中的“标杆”。那么,两个“标杆”重逢上演了怎样惊人的一幕?又是怎样演变为一场血案的呢?

恩将仇报“标杆”之谊怎么了

2015年8月16日傍晚,大连鸿运建材公司总经理黄玲做好了丰盛的晚餐,等待着董事长老公刘文宣归来。刘文宣这次出门,是为了亲自洽谈一笔生意。按照预定计划,这时他早该回家了。久等之后,黄玲再度拨打了丈夫的手机,无人接听发短信,也不回。黄玲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黄玲突然接到丈夫的短信:“昨晚喝多,在桑拿房睡了,不用牵挂,今天继续谈事。”黄玲回拨电话,丈夫没接过几分钟再打,提示关机。黄玲感觉不正常,立即让儿子去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报警。

警方综合分析各种情况,推断刘文宣可能被人绑架。进一步侦查时,警方发现几处疑点:刘文宣的多张银行卡被人连续取钱,提款数字共计22万之多通过调取手机通讯记录、银行录像以及手机定位等技术手段,警方锁定了嫌疑人为汪国民。

一周后,汪国民、汪国由和汪国旻三人被警方控制。经过审讯,三人供述了一个令黄玲痛不欲生的噩耗——刘文宣已被他们杀人灭口!

令黄玲不能接受的是,凶手汪国民是丈夫的落难兄弟!她向警方述说了刘文宣和汪国民相识到重逢的经过——

七年前,刘文宣和汪国民两人,完全是另一番天地。

时年39岁的刘文宣出生在辽宁省大连市,自小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便来到大连当了一名送水工。2004年夏,28岁的他通过成人高考读上了大连市广播电视大学,目的是为了将来能应聘一份像样的工作。上课期间,他和小自己6岁来自辽宁宽甸县的汪国民成了好朋友。

汪国民虽然年龄比自己小,却令刘文宣刮目相看。他干过民工,摆过地摊,做过菜贩子,后在大连7个农贸市场里租柜台专卖有机蔬菜,年纪轻轻就成了百万富翁。有钱后,他也报考了广播电视大学充实人生,学习的是工商管理专业。

汪国民成了刘文宣的偶像。一有机会,他就主动找他讨教致富经,汪国民毫不保留悉数传授。为了在实践中掌握诀窍,他安排刘文宣承接一些蔬菜运输工作,而多给他几倍的报酬。当得知刘文宣穷得学费都是借的时,汪国民就开始经常资助他,刘文宣提出将来还钱,汪国民总是大度拒绝……

电大读完之后,刘文宣回了老家。他一边照顾老人,一边以汪国民为“标杆”做起了建筑辅料生意。生意遇到困难时,他常打电话请教汪国民。汪国民见多识广,帮刘文宣一次次渡过难关。

赚钱后,刘文宣和同乡女孩黄玲结婚生子。后因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刘文宣各种繁忙,逐渐与汪国民疏于联系。汪国民也似乎从人间消失,再也没有在刘文宣的生活中出现。

转眼间2011年春节,刘文宣夫妇闯出了一片天地。起初,他们靠代理建材生意发家,随后又涉足辅材研发、物业等相邻的多个领域,很快成为身家上千万的富豪。

春节间隙,刘文宣换了一部新手机,在将手机通讯录全部导入到新手机的微信时,一个熟悉的名字闪入了他的眼帘——汪国民!他试着联系了下,不料还真联系上了他!一阵寒暄后,刘文宣禁不住唏嘘:汪国民的生意早就破产,他现在只是大连地铁公司一名普通员工。

昔日恩人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刘文宣决定宴请汪国民好好叙叙旧。在豪华酒店包房里,两人重见几杯酒下肚,汪国民开始谈起自己,频频叹气。当年自己的蔬菜公司发展势头不错,后来各大超市引进了生鲜蔬菜,生意就不好做了,之后转行跟朋友一起开农场饲养家禽,结果又摊上了鸡瘟,最后农场不得不关闭。那次折腾下来,钱全部赔光不说,还背上了三十多万的债务。为了还钱,没有本金的他只有出去上班,前两年还去夜市摆摊卖手机贴膜,好不容易还清了债,现在稍微轻松一点了……

听着汪国民的这些坎坷,刘文宣心里颇不是滋味,尤其是酒过三巡之后,汪国民道出了自己另一处境——四年前他与妻子离婚,现在交往了一个女友肖丽,但她迟迟不肯与他领证,就是因为他收入低,买不起房……刘文宣义不容辞地对汪国民说:“兄弟,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只要哥能做到的,哥都你!”见其如此热情,汪国民感动得热泪盈眶。

风光后要拉起你

拯救落魄兄弟义不容辞

 一个周日,刘文宣邀约两家人聚会,地点就设在他的别墅里。

 那天,汪国民带着肖丽买上一些水果登门。一入面积达500平米的豪宅,肖丽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嘴里一边称赞不已,一边埋怨汪国民说:“你啥时候才能让我也住上这样的房子啊!”汪国民无言以对,直觉脸上一阵阵发烧。

丰盛的家庭宴席上,刘文宣一边敬酒,一边直奔主题说:“我公司拥有一项先进的隧道速凝剂研发技术,国民所在的公司和另一家公司都在竞争与我合作,考虑到我和国民的关系,这块生意就专属国民老弟了!”汪国民心里五味杂陈:刘文宣啊,以前都是我对你指手画脚,现在你牛了……

那晚,汪国民躺在床上辗转反复,想起过去的风光,他很想东山再起,可他又拉不下脸面接受刘文宣的帮忙。恰恰在这时,新的尴尬又出现。

2012年底,女友肖丽看中了一套新房,并督促他尽快认购,汪国民只得硬着头皮去买房,结果发现首付还差12万,他向女友提出过个一年半载再买,哪知肖丽当场气呼呼地跑开了。晚上,汪国民突然接到刘文宣的电话:“咱们是兄弟,还见外不是!”不等他说什么,刘文宣主动提出帮他支付房子首付余款。原来,肖丽从售楼部离开后便在微信上跟刘文宣的老婆黄玲诉苦了,刘文宣知道后,二话没说主动打电话过来帮他救急。就这样,汪国民顺利买了房,与肖丽的婚事也提上了日程。

刘文宣的钱,汪国民坚持打了借条。无人的时候,他总一个人手拿着购房协议发呆,心里翻江倒海——想到当年只是个小跟班的刘文宣,如今已是千万富翁,而他却成了小跟班。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做梦都想重新做老板,重新成为一根“标杆”。

左思右想,汪国民决定从哪里跌到就从哪里爬起,决定找刘文宣借点钱东山再起!但所有人都不知道,汪国民破产是事出有因的。

当年读完电大成为有钱一族后,汪国民逐渐迷恋上了灯红酒绿的奢华生活,且迷上了赌球。十赌九输亏空就越来越大,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无心打理生意,最后欠下一屁股账转卖了公司。妻子为此和他离婚,好不容易考进大连地铁公司上班,他又眼高手低,并没有放弃“赌球”扳本的梦想。

现在,他看到刘文宣真心实意对自己伸出援手,想到自己过去也帮过他,他决定找刘文宣借本金!

那天,汪国民向刘文宣开口提出借钱50万,说有项目自己单干,刘文宣没意见,但还是征求了老婆的意见。黄玲坚决不同意,说:“你帮朋友可以,但有个限度。50万毕竟不是一个小数字,而且你还不知道他拿去做什么!”刘文宣笑妻子门缝里瞧人,说:“汪国民以前就是我的人生坐标,早年也是成功人士,他只是时运不好,我相信,只要我帮他一把,他很快就能东山再起的!”

黄玲不松口,刘文宣就偷借给了汪国民20万资金。谁知汪国民转身就拿这笔钱去赌球。很快,20万全部赔光,急于翻本的他又厚着脸皮找刘文宣借了几次,刘文宣又瞒着妻子一一予以满足。很快又都输光了,汪国民竟瞒着女友将期房转卖给他人,拿钱继续赌球……2013年秋,到了交房的日子,肖丽才知道房子早已荡然无存。得知男友赌球输光了一切,她气得跑去找黄玲哭诉,将汪国民向刘文宣借钱赌球的事也都说了出来。

这下,刘文宣和黄玲吵翻了天。刘文宣也意识到汪国民太急功近利,他板下脸,劝说汪国民脚踏实地,否则,再也不管他了。被刘文宣说了一顿,汪国民很有些不舒服。

反倒是刘文宣,觉得直接借钱给小兄弟太草率,倒不如亲自带他一起做生意。刘文宣想起自己的那项隧道速凝剂的专利,提出汪国民做兼职业务员,让其代理自家的产品,让他能有一份额外收益。

钱来得容易,汪国民花得也快。他想到一个好方法,就是把自己在外面消费的饭票交给刘文宣所在的公司财务,当招待费报销,均操作成功。可好景不长,一次,汪国民拿到提成款后发现比事先商量好的少了3万元,财务人员告诉他:“这是按常规扣除了你的饭票发票。”闻言,汪国民跑去找到刘文宣,刘文宣耐心地解释:“小弟,规定使然啊,制度是针对每个业务员,公司还有其他股东,以后要吃饭哥请你在外面吃,想吃啥都行……”这样的肺腑之言,在汪国民听来却刺耳万分,充满了讽刺。他觉得这是刘文宣在羞辱自己,当时就很想找机会教训一下刘文宣。

“涌泉相报”的亡魂在哭泣

报恩索恩泪一场

2015年夏,肖丽忽然怀孕,汪国民想趁机办婚礼,但此前的房子没了,肖丽表示再买房才能结婚,不然她选择去打胎。无奈,汪国民只好厚着脸皮再度找刘文宣借钱。那时,刘文宣在妻子的厉声训斥下,只得婉拒了汪国民。见汪国民的好友都不帮忙,看不到任何希望的肖丽,独自去做了流产手术,并搬出了出租屋,再也不与汪国民联系。

失恋后,汪国民处于崩溃的边缘,他认为刘文宣“为富不仁”,对他的怨恨越来越深,两人多次发生争执。

2015年春节,汪国民回老家宽甸县农村走亲戚,和亲戚汪国由、汪国旻说起自己的这些不如意,三人商量,绑架刘文宣,弄点钱花。汪国民还亲自训练汪国由、汪国旻如何打电话、绑架站位等事项。经过了一个星期的“培训”,准备上岗了。

可到真的要实施绑架计划了,汪国民内心仅存的一丝理智和情感都在告诫他,不能这样做!因为面对如此重情重义的大哥,他有些下不去手,计划迟迟没有实施。

一晃到了2015年6月,因为赌博汪国民又欠下了巨债,被债主追到单位,弄得他狼狈不堪,不久,汪国民被公司辞退。

山穷水尽之下,8月初,汪国民让汪国由、汪国旻两人赶到大连实施计划。

时间定格在8月15日这天,汪国民让汪国旻给刘文宣打电话,说要买两公里隧道混凝土速凝剂,双方约定次日见面。刘文宣哪里知道此行竟是不归路。

8月16日下午3点,刘文宣开着宝马X6车来到约定的金州合盛小区202国道西小坡。依照汪国民之前的“导演”,汪国旻与刘文宣装着谈生意,分散他的注意力,汪国民悄悄从刘文宣后面悄悄接近,抡起镐把砸在刘文宣后脑上,刘文宣当即昏了过去。已经失去理智的汪国民对倒地昏迷的刘文宣面部连击数拳。站在一旁的汪国由连忙给刘文宣戴上背铐,把他劫持进了宝马车。

警觉的汪国民将宝马车的车牌换掉后开车上路。在车上,汪国民向刘文宣要钱。当看清绑架自己的人竟是昔日的兄弟时,刘文宣大为光火。

车辆行驶到亮甲店镇一处偏僻公路边,汪国民将刘文宣的几张银行卡抢到手,在逼出了密码后,他想到刘文宣一定不会放过他,干脆杀人灭口。汪国民用一条背包带勒住了刘文宣的颈部,挣扎了一会儿后,刘文宣便没了呼吸。在汪国民的招呼下,汪国由、汪国旻把刘文宣的尸体放在车后备箱内。

随后三人开车回了老家宽甸县,来到一处河边的小树林时,三人挖坑埋掉了刘文宣。之后的两天内,汪国民用抢到的银行卡连续取钱,共计提款22万。汪国民给了汪国由、汪国旻各2000元,随后自己用赃款六万元买了辆帕萨特轿车自用。

事发当天傍晚,黄玲与一双儿女做好了丰盛的晚餐等待刘文宣归来,结果出现了文前所写的一幕。

2016年12月,大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汪国民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汪国旻、汪国由数罪并罚,分别执行刑期二十年、十五年。

2017年3月,此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维持原审法院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汪国民死刑,其判决已经生效。

(转自:《幸福婚姻》)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征稿启事

Copyright © 2004-2010 fazhiyushehu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法制与社会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90059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83669】技术支持:驱动力·西格网络
客服热线电话: 400-650-960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 010-62578185  举报邮箱 :tousu@legist.com